MaD tEa PaRtY

關於部落格
  • 101616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同人] [盜墓筆記] 離途(瓶邪)

 
消息來源


進入正文前,再附上建議搭配使用的BGM:
張信哲-白月光





-*-*-*-*-*-*-*-*-*-*-*-*-*-*-*-*-*-*-*-*-


 
關了店,我打起傘,走進夜晚的雨中。
 
時序入秋,潮濕的寒意漸漸侵入肌膚,我用袖子遮住手,縮著脖子加快腳步,往來的路人也同樣行色匆忙。
 
急遽變冷的週末,我實在沒有必要這麼堅持回家,不管是鋪子還是小區裡的套房,我都只有一個人,哪兒都稱不上是「家」。
 
冷風迎面吹來,我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冰冷的空氣刺痛鼻腔,我很想快點進到比較暖和的室內,卻被紅綠燈給攔住。
 
夜並不深,但也是華燈初上、倦鳥歸巢的時候,在街上穿梭的車燈,每一盞都是似箭的歸心。
 
「爸爸,我想吃麥當勞!」
 
「不行,媽媽煮了飯,熬了雞湯等咱們回家呢。」
 
稚嫩的聲音在旁邊響起,我略略轉頭,是一對父女,父親打著傘,牽著小女兒的手站在斑馬線前面。
 
在我和那對父女中間有個年輕人,穿著連帽衫,沒有撐傘,為了擋雨將帽沿拉得很低。
 
那個身影在迷濛的夜色裡和我記憶中的某個人有著驚人的相似,讓我瞬間幾乎以為自己是在作夢。
 
這是不可能的,那個人跟我定下了十年之約,然後不顧我的挽留與懇求,決絕地進入了一般人無法到達的雪山深處。
 
但是夢裡面不會有這麼強烈的心悸,我懷抱著不知道是期待或者害怕的心情,偷眼去看那人,低低的帽沿底下是一片被雨沾濕的碎瀏海,而瀏海底下的眼睛,卻不是我印象中的那般淡定。
 
我一方面鬆了口氣,因為那個人並沒有騙我,另一方面卻又感覺無比的失望,覺得這一定是光線和角度造成的偏差,內心有種極度想把對方的臉轉過來,好好仔細看清楚的衝動。
 
在激烈的內心交戰中,我下意識去看那人的手,結果他把手揣在兜裡,我完全無法得出一絲線索。
 
這讓我更加焦慮,雖然那人除了眼睛,就連臉部的輪廓也不一樣,但我還是想再確認一次。
 
當我抬頭,卻看見那人對我投來嫌惡的眼神,這才發覺自己的打量有多麼露骨。
 
也終於認清現在站在我身旁的是別人。
 
那個人臉上很少會有表情,那對眼睛永遠都是淡淡的,即使我再怎麼煩人、再怎麼莽撞,他也不曾用這樣的神情看我。
 
我一下子感覺尷尬起來,只好盡量自然地將視線從那人臉上移開,假裝自己是在觀察那對父女。
 
很快就綠燈了,這讓我鬆了口氣,過了馬路,那個年輕人向右轉,我繼續直走,兩個人於是錯開了。
 
雨下了整個晚上,深夜時分,整個世界安靜得似乎只剩下雨聲,溫暖的被窩在這種時候顯得格外有吸引力,但我睡不著,輾轉反側了一陣,最後爬起來抽菸。
 
我走到窗邊,打算開個小縫通風,卻看見外頭的路燈底下,直直地站著一道人影。
 
沒有撐傘,連帽衫的帽兜拉得極低,還拉著行李。
 
是傍晚時候遇見的,神似悶油瓶的小哥。
 
窗上的雨水模糊了外頭的景物,但是藉由路燈的照射,我很肯定他正抬頭往上望。
 
那一瞬間我感覺自己的視線和他對上了,儘管實際上我連他的眼睛到底在看哪兒都搞不清楚。
 
我心裡立馬就炸開了,無數的念頭翻湧起來,彼此整合,又彼此否定。
 
難不成是小偷?
 
不,一般的小偷不會故意這麼惹眼。
 
等女朋友私奔?
 
不,要私奔的話,都拖了這麼大的行李怎麼會不帶傘。
 
……
 
在我的腦海深處,有個念頭沉澱在思緒下方,並不是因為太過隱晦所以沒有發現,相反地,正是我的潛意識不希望我察覺到這件事,所以才會浮現出這麼多想法以擾亂視聽。
 
我努力回想傍晚那個小哥的模樣,差不多的身形、差不多的衣著、差不多的瀏海、不一樣的眼睛、不一樣的輪廓……
 
陌生的眼神……
 
想到這裡,我突然感到一陣刺痛,原來菸在不知不覺間燒完,燙到了手指。
 
人可以將自己的外表進行偽裝,也可以將自己的內心進行偽裝,這件事不僅早已有人示範給我看過,就連我自己也親身體驗過了。
 
菸味瀰漫在密閉的室內讓我感覺極度煩躁,想要好好透口氣,於是我就這樣穿著睡衣,衝出房門。
一口氣跑到外頭,路燈下卻空蕩蕩的,一個人也沒有。
 
寒冷的夜雨落在身上,讓我微微發顫,但我沒有馬上回到屋裡,而是走到那個人剛才站的位置,學著他的姿勢抬起頭。
 
然後望見了自己的窗口。
 

-*-*-*-*-*-*-*-*-*-*-*-*-*-*-*-*-*-*-*-*-


《秋雨》和《離途》用的都是符合拍攝日期的照片,假設十年之約為真,那阿坤就不應該會出現在門外

所以這裡的設定是因為某個不明的原因,阿坤暫時從門後偷跑出來去完成某件事,然後這個過程中偷偷去見了吳邪

被發現了還要假裝不認識,這樣的阿坤確實非常不坦白,但我認為他不是那種會因為私情而捨棄大業的人(不管他真正的目標到底是什麼)
雖然表面上看起來無所謂,但這不表示他心裡真的毫無掛念

至於小老板嘛......我想在他身上,用「作繭自縛」來形容應該算是蠻貼切的吧 w

但是就某個角度來看,這兩人這樣也算是一輩子的糾纏呢,對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