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220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同人] [盜墓筆記] 鏡 《九》 (瓶邪)(下)

 


被槍聲嚇醒以後,有那麼一下子的時間,我愣在原地,完全無法做出任何反應。

我沒有中槍,當然也不是嚇傻了,而是因為我做了一個非常奇怪卻也非常逼真的夢,導致一時間無法回到現實。

一張熟悉的臉出現在面前,我於是很自然地喊了那個人的名字:

「阿坤。」

喊完以後我突然清醒過來,意識到在我面前的是悶油瓶。

我夢見了悶油瓶,還有很多我認識的人,但他們都不是我所知道的身份,就連我自己也不只是個單純的古董鋪老闆,而是以古董買賣作掩護的毒販。

王盟仍然是我的手下,卻因為某些原因背叛了我,甚至還拿槍追殺我。在我們對決的時候,我就被吵醒了。

想想其實蠻好笑的,王盟如果真有那種膽量,打一開始就不會在我的鋪子裡做夥計。

至於悶油瓶的身份就更奇怪了,他是個在廣西被人抓到的狼孩,我在新月飯店的拍賣會裡買下了他。

雖然挺有意思的,不過也就只是場夢而已。

我睡覺的地方和悶油瓶有點距離,不曉得他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在我旁邊,可能是起來解手順便經過,結果就出事了。

悶油瓶謹慎地望著槍聲的來源,我跟著看過去,卻見蘇七居然拿槍指著他哥,吼道:

「不要過來!我不是有意害死你的,這都是五哥的主意,要報仇的話去找他……你不要過來!」

蘇五站在蘇七面前,舉起兩手,軟聲道:「我是五哥啊老七,你別再說夢話了,快醒醒。」

我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悄悄看了看各自尋找掩護的其他人,卻發現每個人都是一臉莫名其妙的警戒表情。

這很有可能是兩兄弟表演出來的鬩牆戲碼,目的是混淆我們的視聽,再來個出其不意,但我看見蘇五額上已經冒出豆大的汗滴,應該不會是裝的。

「走開!別過來!」蘇七發了瘋似地喊著,一邊朝四周揮舞著槍,好像有什麼看不見的東西正圍著他繞圈圈,這時他手裡的槍突然走火,子彈朝我身邊的悶油瓶激射而來。

我連心道不好都來不及,直覺去推悶油瓶,沒想到他也伸手過來推我,那傢伙力氣奇大,一下就把我壓倒,子彈從他頭上擦過,我們兩個抱著滾了幾圈,最後躲到一個安全的角落。

在岩石的掩護下望出去,趁著蘇七不備,蘇五從腰間抽出匕首,毫不猶豫地甩手射向蘇七。

匕首直直插進蘇七胸口,他慘叫一聲,原先渙散的注意力彷彿因為這一刀而再度集中,他對著蘇五抬起槍口,嘴裡噴出鮮血:「老子可以殺你……一次,就、能再殺你第二次……」

射出匕首之後蘇五立刻去摸槍,但已經來不及,隨著震耳欲聾的槍聲,兄弟倆也緩緩先後倒下。

這血淋淋手足相殘的場面讓我極度震驚,整個人僵在那裡,我沒有想到蘇五居然能這麼輕易就對自己的親弟弟痛下殺手。

我是獨子,沒有血緣上的兄弟,但如果胖子或悶油瓶這樣感情上如同兄弟一般的人想要殺我,我卻不知道自己會為了活命而反擊,還是會為了不傷害對方而乖乖去死。

這個假設太過可怕,我甚至不願意去想像。

那對兄弟受了重傷,卻還沒死,倒在地上呻吟,其他人慢慢圍過去,我也跟著上前。

在我和蘇氏兄弟中間還有個人,就是前面說壁畫看起來像蚯蚓吃山豬的,那傢伙一直躺在原地,對這場混亂似乎沒有任何反應,也不知道是真的睡死了沒有感覺,還是反應太慢躲不過,乾脆就在原地裝死。

經過那人旁邊的時候我踢了他一腳,他的身體翻過來,我卻看見他臉色發紫,七孔流血,不知何時已經氣絕身亡了。

我大吃一驚,轉頭望向悶油瓶,他卻突然把我推倒,同時抽刀往我砍來。

跌倒的時候我的手因為慣性按在腰間的槍上,不說到底能不能反應過來,我的身體打從最根本拒絕對著悶油瓶舉槍。

就在腦中閃過「沒想到悶油瓶就算和蘇七一樣發瘋了我還是無法對他下手」 的瞬間,我連眼睛都來不及閉上,悶油瓶的刀鋒就落了下來。

我的心跳瞬間停止,但卻什麼也沒發生。

那一刀劈在我腳邊,我看著悶油瓶,他的眼睛就如往常一般淡定,低頭去看,他的刀斬斷了一條玉蛇,位置正好在我和屍體之間。

那條玉蛇做工非常精緻,栩栩如生到猛一看會以為是真的,可能是這人在別的地方摸到的,但我沒想到悶油瓶居然也會有看走眼的時候,難不成是開始老花了?

才剛喘口氣,我卻聽到一種奇怪的細碎響聲,往四周一看,成千上百的女媧蛇正從四面八方湧過來,不一會功夫就將我們團團圍住。

狗日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秦嶺應當是生機蓬勃之地,但是進入這片濃霧樹海後,就沒再看過其他任何活著的動物,不僅是飛鳥走獸,即使螞蟻毛蟲都沒見到一只。

這加深印證了我們對於混沌之地的推論,所以在我倒楣遇上毒蛇之後,才會對這種傳說中詭異的女媧蛇如此忌憚──有道是善者不來、來者不善,這鬼地方什麼都沒有,什麼都不來,會來的就絕對不是好東西。

悶油瓶和黑眼鏡兩個人帶了大量驅蛇藥,紮營的時候在火堆與營地四周都放了不少,我們要提防的只有毒蛇,不必擔心蛇藥的味道會引來其他危險。

沒想到這些防護措施居然一點屁用也沒有,蛇群猶如翻騰的綠浪,泛起陣陣五彩的虹光,這景象非常美麗,卻也非常致命。

中間有一段時間沒有遭遇任何女媧蛇,我一度以為牠們的數量其實不如想像中那麼多,現在我才知道這個念頭錯得離譜,但究竟是什麼把牠們引來的?是槍聲、鮮血,還是屍體?

「快走!」悶油瓶拖著我,逃向一條最近的坑道。

蛇群如同浪潮一般撲過來,悶油瓶揮刀將牠們一一砍死,蛇屍斷成兩截的瞬間就變得猶如玉石一般,重重滾落在地上,這詭異的變化讓我全身寒毛都豎了起來,同時明白剛才悶油瓶在我腳邊斬斷的,確實是活生生的女媧蛇。

「這他媽的究竟是什麼怪物!?」

胖子把我心裡的想法吼了出來,他就在我們附近,一邊用裝備裡的金屬支架把蛇砸飛出去。

「操!死胖子你也看清楚再打!」門栓大罵,因為胖子差點把一條蛇甩到他臉上。

「胖爺這是在訓練你小子的反應,還不謝我!」胖子罵回去,還故意把蛇往門栓那裡揮,「看招!」

「吳邪,」小花突然叫我,「我剛才作了個夢。」

「什麼?」我問,心道在這麼緊急的時候說這個,難不成是夢見哪裡有帝王將相的陵寢,要我記住位置以後好去探探,沒想到他卻接著說:

「夢見我跟你結婚了,你穿著白紗,模樣還挺漂亮,就是塊頭大了點,金剛芭比似的。」

媽的,這小子居然還有心情浪費時間,就算你不要命了我可還要,但是可忍孰不可忍,我還是回頭朝他大喊:

「神經病!
要結婚也是你穿白紗!你才金剛芭比,你全家都金剛芭比!」

蛇群拆散了隊伍,小花和其他人正在往我們的反方向跑,他用短棍將蛇掃開,姿勢有如舞蹈般優美,還相當有餘裕地笑道:「我扮女人可是顛倒眾生,你要想和我結婚,我還不一定答應。」
 
我正想回答「誰要和你結婚」,小花旁邊的黑眼鏡卻道:「我想和你結婚的話,不知道花兒爺答不答應?」

小花斜眼看了他一下,揮手又把五六條女媧蛇甩出去。「那要看你聘金下不下得足。」

「當然。」黑眼鏡哈哈大笑,「一百頭羊夠不夠?」

「太少了,我一根手指的價值就不只這樣。」

「快點快點,要關門了。」胖子朝我們大喊,他先一步到達出口,用煤油潑在四周,一邊催一邊把門栓撿到的打火機在手裡拋上拋下。

悶油瓶緊緊抓著我,加快腳步衝進坑道,所以我來不及聽到究竟要多少聘金才能把小花娶回家。

在我們衝過胖子身邊的同時,他點燃打火機丟在地上,煤油馬上熊熊燃燒起來,竄起的火舌擋住了在我們後頭窮追不捨的蛇群。

悶油瓶拉著我繼續跑,胖子把幾條趁亂爬過來的女媧蛇扔進火裡,然後追上我們。

「你朋友怎麼都這德性?」他問,表情看起來非常嫌惡。

「我怎麼知道,又不是我害的。」我回他:「你也是我朋友啊。」

「呸,」胖子啐了一口,「老子和那些人妖可不一樣。」





──※──※──※──※──※──※──※──※──※──※──※──  





胖爺可是盜墓筆記裡最後的直男呢!!

第九回會分成上下,是為了再度呈現吳邪視角/張起靈視角間的異同

雙方重疊的部分阿坤用了600字解決,
小老闆用了2000字......

如果這故事我用張阿坤視點的話一定可以兩萬字K.O.,
但現在已經六萬字了還沒寫完......

我錯了,我應該用阿坤視角來寫整個《鏡》,這樣就會有一篇精美的國王的文章了

雖然很想藏起來,不過這回裡還是赤裸裸地展現了作者的惡趣味

之前曾在噗上說《鏡》是一個鬼故事

是一個看了會掀桌大罵什麼鬼的故事

你掀桌了嗎?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