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220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同人] [盜墓筆記] 鏡 《四》 (瓶邪)

 


這下我來了興趣,一下子坐直身體。

作為中國歷史上第一個中央集權政體,秦始皇為了鞏固權力,除了書同文、車同軌、行同倫,還使出焚書坑儒這樣的高壓手段──「史官非秦記皆燒之。非博士官所職,天下敢有藏詩、書、百家語者,悉詣守、尉雜燒之。」,同時嚴禁人民談論歷史、議論朝政,「以古非今者族。」──自此歷史便落入國家的掌控,開始與勝利者站在同一邊。

但是看來在當時這樣緊張的政治氛圍下,還是有人不願意淪落為體制下的棋子,冒著誅滅三族的危險偷偷留下歷史長河中的些許吉光片羽。

抽完菸,胖子又點上一根,開始慢慢告訴我那段消失了的歷史。

胖子這人雖然不太靠譜,對事情老是喜歡加油添醋,不把一池春水攪亂絕不罷休,估計這時候也沒那個心情賣弄,於是只挑重點說了。

戰國時期,秦置藍田縣,因為玉之美者曰藍,縣產美玉,故名藍田。而其中成色最美品質最高的,則來自秦嶺以北的深山,按現在的行政劃分,大約是在玉川一帶。

雖位於秦地,礦脈的開採卻不屬官方管轄,因為當時這裡有一支被稱為「女媧氏」,人數約數百的部落世代長居於此,置縣後官衙並沒有以武力壓制,而是承襲舊例,繼續用金銀布疋與生活用品,交換部落出產的藍田玉。

我皺眉,女媧是華夏之初的三皇之一,人面蛇身,難不成這部落的人都是半人半蛇的怪物?

看出我的疑惑,胖子擺擺手要我別胡思亂想,據說這個古老的部族是為了感念女媧造人、以及平息洪水猛獸帶來的災難,所以將祂視為主神,世代供奉,也祈求能以女神之名,為部落帶來永遠的平安。

不曉得是這部落與世隔絕,還是真的大神顯靈,一直以來都過著不受打擾的生活,直到秦定六合,卻使得女媧族被捲入了人世的紛亂。

原來自秦王政即位起,藍田的玉脈就因長期大量開採而逐漸枯竭,到了秦王政十七年只剩零星產量,全都來自女媧族世居的深山之中。

一開始藍田縣衙使用懷柔策略,提高交換的物資含量,卻被女媧族長斷然拒絕,表示玉礦來自部落的聖地,不可過度採石以免對大神不敬。

被轄內的小小蠻族碰了硬釘子,縣官幾乎要跳腳,眼見歲納的時節要到了,庫裡要上繳的玉石還遠遠不足量,若是上頭怪罪下來,頂上烏紗帽肯定不保,於是把事情加油添醋一番,說是土番據地為王,拒繳歲納,簡直就是目無法紀云云。

這件事層層傳遞,上達天聽,秦王便派兵討伐,準備一舉將其掃平。

不料半個月後,太史令夜觀星象,居然有慧星朝王都東南方墜落,掃把星長長的尾巴拖曳而過,照亮了整個夜空。

接著就聽藍田來報,在蠻族的住地中有種異蛇,名曰女媧,長數尺、寬數寸,青鱗赤目,額生白點,受戰場上兵甲之聲驚擾,成千上百,傾巢而出。此蛇身懷劇毒、觸之即死,之所以稱異,就在其能辨別敵我,絕不傷害蠻夷之人,卻重創秦兵。

饒是如此,以驍勇驃悍著稱的秦國兵士仍大敗蠻夷,就在彗星殞落的隔日,當秦軍與死守聖地不被攻破的蠻族殘部交戰之時,卻突然起霧降雨、天地變色,雖是白晝卻猶如日暮,伸手僅見五指,接著霧中影影綽綽,出現許多蛇首人身、飄忽不定的幻影,兵士大駭,交相擊之,明明是朝怪物揮劍,卻往往擊中同袍弟兄,秦軍彷彿發狂一般相互砍殺,戰場上死傷無數,不戰自敗。

聽聞此報,秦王大為震怒,怎可令此區區蠻夷盡掃大秦顏面,然此事甚有蹊蹺,正值覆滅六國之時,萬不可因小失大,於是先行收兵,將來再做打算。幸而同年滅韓,在顏面上稍稍扳回一城。

秦王政二十六年滅齊,除了為春秋戰國以來長達五百多年的諸侯割據紛爭畫下句點,也建立了中國歷史上第一個中央集權君主統治國家。

君子報仇三年不晚,更何況是君臨天下的始皇帝,於是先命人暗中收買了部落裡一名貴族,裡應外合,發動突襲一舉殲滅了女媧氏。

這次的行動非常順利,沒有發生任何意外變故,據貴族說,這是因為族裡現在沒有巫師鎮守的關係。

女媧族裡地位最崇高的是王,也就是族長,巫師地位次之,職責是與神鬼交流,並按上天的旨意輔佐王治理部落。

巫師有一面世代相傳的鏡子,以鮮血祭之,鏡中便會顯現各種徵兆,預示吉凶。

據說在十年前,當王與縣令派來的人不歡而散之後,巫師就已預測到不久之後將有滅族之禍。

戰事發生時,巫師進入聖地閉關祈福,在女媧大神派遣神兵扭轉結局,讓族人免於覆滅之後,王進入聖地迎接巫師出關,沒想到打開密室,卻見占卜用的鏡子浸在一整片血泊中,上面覆蓋著巫師的衣服,人卻如同蒸發一般消失無蹤。

要想得到神靈的力量,必須先行祭祀,族人認為巫師是以自己作為交換,因為只有那樣充滿靈性的高貴鮮血,才有辦法召喚神兵展現奇蹟。於是,王在聖地為巫師設了衣冠塚,並將鏡子一併供奉其中。

巫師生前並沒有傳人,在那之後也一直沒有出現得到天啟的繼任者,加上族中出現叛徒,在毫無預兆的情況下,僅僅數百人的深山部落,又怎能敵得過蕩平六合一統天下的英銳精兵?

那個叛族的貴族其實是族長的叔叔,因為前任族長沒有將大位傳給同輩的自己,而是下一輩的兒子而懷恨在心,通敵的代價便是繼任王位,並對秦朝俯首稱臣。

經過慘絕人寰的一戰,女媧人幾乎全族滅絕,最後清點屍首,唯獨不見王的蹤影,王叔說極有可能是遁入聖地躲藏。領軍將士率人搜捕,不料大批人馬進入山中以後竟突然地動山搖,強烈的地震不僅造成山崩,活埋了一眾軍士,也在舉國各地帶來重大傷亡。

駐地的餘部趕忙開挖救援,大大小小的碎石斷樹中只見殘破屍骸,無人生還。

接著又鑿山月餘,別說聖地整個震毀,就連玉脈也從此斷絕。

就在這時,藍田其他地方傳出地震以後,居然發現了新的礦脈,而且含量頗豐,產量似乎更勝以往。

嬴政耗費十年平定天下,卻始終挫敗於此方寸之地,盛怒之下命人縱火燒山,並將叛族的王叔綑回京城,車裂於市。

六國統一,嬴政自命為始皇帝,令良工製傳國璽,璽鈕雕如龍魚鳳鳥,刻有丞相李斯以大篆書寫的「受命於天,既壽永昌」八字,用的就是由女媧氏手中得來,最後的頂級藍田美玉。

然而好景不常,三個月以後,新掘出的玉脈居然在一夕之間消失無蹤,就是礦工把山都挖穿了,得來的也只有普通的粗石。

丞相李斯看出異常,上奏始皇,到了這地步,嬴政也不敢托大,於是密登泰山祭天,並命令史官把所有相關的事情通通從紀錄上抹去,不得流傳後世。

然而,或許就是始皇過於暴虐,行此諸多不義,又或者傳國璽上灌注了女媧人的血恨,以致秦國國祚居然僅有短短十數載,天下即又陷入動亂。

聽胖子說完這段所謂不存在的歷史,我道聽起來是挺煽情,但實在不怎麼高明,這東西可信度到底有多少,總不會是那太史令死前精神錯亂,作假來愚弄後人的吧?

胖子說就是這種煽情但又不高明的東西,最能撩撥研究所裡那些老學究的神經。

確實根據現有的資料,並不足以證明殮袍裡記載的事情為真,但也不能因此就說它是假的,如果上頭紀錄的真有其事,無法對證也是合理的。就是因為這樣,這件事情在考古界裡鬧得是沸沸揚揚,但對外又一致保密,畢竟這消息實在太具爆炸性,殮袍上的內容沒有公佈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要證明一件事的真假,除了理論就是實證,既然沒有可靠的文獻,辦法就只剩下實地求證,凡走過必留下痕跡,就算沒有任何遺跡保留下來,在當地應該也會有一些傳聞,能夠撿撿舌漏。但是情況未明之前,官方不會批准任何的相關活動,所以只能偷偷暗著來。胖子他朋友就是在這種情況下被叫回國的。

原來想要印證這件事的一個老教授,和胖子朋友的老婆家裡有很深的交情,以前也給他們找了不少差使,不僅沒有一點油水,還吃足了苦頭。胖子罵老而不死謂之賊,那老頭只怕有一百歲了,何止是賊,簡直要成精了。

我說聽起來你那朋友挺仗義啊,這種玩命的事情說幹就幹,難道不怕出了意外,媳婦就要守寡了嗎?

胖子道:「老胡他是條漢子,而且跟你有點像。」我還以為胖子是誇我,心道狗嘴裡也有吐象牙的一天,沒想到他接著說:「吃飽了撐的,沒事找事做,不過至少沒你倒楣。」

我狠狠瞪了胖子一眼。媽的,廢話這麼多,就不怕司機突然煞車讓你咬斷舌頭!



-*-*-* -*-*-*  -*-*-*  -*-*-*  -*-*- 



雖然說沒有阿坤、沒有逼矮樓大家可能覺得很無聊,不過這段大概是這裡面我設定最用力的地方了

所以也卡了很久

其實結局去年就寫完了啊哈哈哈哈哈 Orz

雖然沒有把握能把這故事寫好,不過還是會努力填平它的雖然我整個就是想給它放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