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220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同人] [盜墓筆記] 鏡 《三》 (瓶邪)

 



我讓小花和胖子接頭,他們都在北京,不需要特別由我從杭州分別連繫,兩天後我買好機票,到西安和他們碰面。
 
 
我們包了幾台小巴,從咸陽機場上高速公路,一路直奔玉川。
 
 
剛放好行李,車子開動,我就聽到從小巴後方傳來一陣怪聲音,嚴格來說是有人在唱歌,但也只比胖子的破鑼嗓子好上那麼一點。我探頭往後面看,只見一個長得瘦乾黑,活像從煤窯裡逃出來的黑工的傢伙旁若無人地在引吭高歌,敢情是把小巴當KTV了。
 
 
別看那人一副其貌不揚的模樣,選的歌還挺流行,等他唱完蔡依林的無言以對,我也徹底無語了。
 
 
我問小花這傢伙到底有什麼毛病,他說那煤礦工叫門栓,對於搭小巴上高速有難以克服的恐懼,當他覺得害怕的時候,就會唱歌來抒解情緒。平常他都會避免這種情況發生,但這次時間很緊,所以也別無選擇。
 
 
這樣的話把他打昏也行,哪裡別無選擇了。我心道。
 
 
能被小花看上的都不是簡單角色,我說這傢伙的專長難不成就是在斗裡唱歌,等他抒發完自己的心情,斗裡的粽子也都因為魔音穿腦的關係又死了一次,再也不會詐屍?
 
 
不曉得是獨樂樂不如眾樂樂,還是打不過就加入,車上居然有人開始和門栓合唱,唱的是周杰倫和費玉清的千里之外。
 
 
要是繼續這樣下去,不用等斗裡的粽子再死一次,我都要先崩潰了,於是忍不住要小花壓壓場面,「你就是用腳趾頭唱,也比那班破鑼嗓子強,再說你是東家,在你面前他們應該也不敢造次。」
 
 
小花睨了我一眼,眼神裡帶著一絲極度輕微,卻讓人完全無法忽視的媚意,我一下背脊都酥麻了,卻聽他道:「要我開口可是得付門票的,還要按人頭算。」
 
 
於是我終於忍不住,起來準備在行李裡翻有沒有能當做耳塞的東西,卻見胖子靠著窗戶,開始打起瞌睡。
 
 
胖子一睡著就打呼,睡得愈熟打得愈響,雖然他的打呼聲肯定能把門栓的聲音蓋過去,但這招敵我不分,太過陰險狠毒,我還是過去坐在他旁邊,用手肘捅了他一下。
 
 
被我弄醒,胖子轉頭過來看我,他的神情有點憔悴,眼睛裡帶著血絲,我想他這兩天應該都在計畫救援跟打通關節,所以也沒和他連絡。
 
 
現在終於有時間,我於是問他朋友到玉川是為了什麼目的?
 
 
胖子點了根菸,問我有沒有聽過「秘繡殮袍」?
 
 
這我當然知道,作古董營生的怎麼能對自己的飯碗不聞不問,就是再漫不經心,至少我還會看報紙。
 
 
大概半年前,臨潼一隊馬路工人在修公路挖地基的時候,意外發現一座古墓,駐地的考古隊進行挖掘以後,判定這是一座秦代古墓,墓中的陪葬品主要是日常使用的陶器跟幾件青銅器,但墓主的遺體與殮服都還保存得非常好,其完整性只比馬王堆辛追女屍略遜一籌。
 
 
隨葬的物品中還發現了墓誌銘,經過解讀,墓主是秦朝的一名太史令。
 
 
在商周時期,太史具有崇高的地位,主要是因為除了記述歷史,他們也身兼占卜祭祀、與天地神鬼交流溝通的重大任務,除了神職以外也具有很大的世俗權力。
 
 
自秦代起,設御史大夫,和前朝相比,其職掌的重點已不在朝中記注,而是監察司法。
 
 
太史自此改弦易轍為太史令,地位一落千丈,從位高權重的神職人員淪落為職卑位低,除了觀測天時星象,僅負責管理史籍的小官。
 
 
陪葬品與墓誌銘本身並沒有什麼太值得留意的地方,然而在將棺槨移到博物館,把殮服與遺體分開準備各自進一步研究時,考古員卻意外有了驚人的發現:
 
 
因為生前的社會地位並不特別崇高,墓主的殮服並沒有華麗高貴的裝飾,但殮服內側卻密密麻麻繡滿了文字!
 
 
文字遍布整件殮袍,彼此的大小距離都相等,包括衣袖內部,只有在拼接的領口、袖口、下襬等部位沒有,全都是秦代通用的小篆。
 
 
報上的報導只到此為止,並沒有進一步說明文字紀錄的內容。
 
 
我點點頭,然後問胖子這跟玉川又有什麼關係?
 
 
胖子問我:「你知不知道那衣服上繡的是什麼東西?」
 
 
我搖頭,「只知道是小篆,內容不清楚,但官方應該已經解讀出來了,只是沒有公開。」
 
 
小篆的辨認並不困難,就算是我,對著拓本也能看懂一篇文章,能在博物館裡工作的研究員也不是吃乾飯的,加上公開消息裡說遺體與陪葬物皆保存完好,應該不會有因毀損而無法辨識的情況發生。
 
 
胖子吸了一口菸,然後道:
 
 
「上頭記載的,是一段不存在的歷史。」





-*-*-* -*-*-*  -*-*-*  -*-*-*  -*-*-*  -*-*-* -





呃,因為現在邊寫邊改的關係,所以這回和上一回出現了落差

我後來發現輞川似乎太熱鬧了根本不像能夠大冒險的地方,所以把地點改成比較偏僻的玉川...... (艸)


總之總之,祝大家新年快樂,平安健康又順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