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220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同人] [盜墓筆記] 鏡 《二》 (瓶邪)

 



媽的。我在心裡詛咒胖子的祖宗八百八十八代,不曉得是氣場不合還是哪裡不對,每次只要我倆搭檔,就一定會出事。
 
上個禮拜胖子給我打了通電話,說出了事情,一開口就要我幫忙組一支倒斗性質的救援隊。
 
那時候我還在睡覺,沒有意識過來,含糊地道是要夾喇嘛倒斗搶救胖爺的產業嗎?
 
胖子罵了句產你二大爺,接著一股腦把理由講出來。他說得很快,我從床上坐起來,點了一支菸,邊醒神邊聽他說。
 
胖子說他會開始倒斗,是一個老朋友在一個契機下帶他入門的,這朋友早已金盆洗手好多年,到國外去了,這次應一個國內重要關係的邀約,回國以他摸金校尉的專業探勘一個考古項目,沒想到卻失去音訊,到現在已經兩個禮拜,生死未卜。
 
我笑說有生意也不找胖爺入夥,你倆當真是朋友嗎?
 
胖子的聲音聽起來很急切,說他那時候在廣東,被困在一個富商的墓裡,昨天晚上回來,今天知道這個消息就馬上打給我,要是我不想幫忙他也不勉強,這事兒就算單幹他也得去。
 
胖子是認真的,我從床上起來去開窗戶,已經下午了,外頭行人稀疏。我問他時間地點,還有隊伍規格的要求,胖子說兩天內要出發到玉川,最少十個人,要能獨立作業,還有一定的身手。
 
我估計了一下,說時間太匆促,要達成這條件行,但恐怕不會太便宜,要胖子有心理準備。胖子說錢不是問題,只要能把人找回來,其他都是小事。
 
這事不好辦,道上的事情水太深,我一向不太過問,不過我知道有誰能幫忙,於是答應下來。對我來說,胖子的事就是我的事,如果哪天我也遇上了這樣的麻煩,他也會義不容辭來幫我。
 
這時我想起一件事,問他除了我,還有沒有找別人?
 
胖子說沒有,他打給我之前找了小哥,但找不到,不曉得到哪個斗去消遙快活了,還特意提醒我這次只有咱哥倆,要我靠譜點。
 
我罵他丫的別瞧不起人,老子何時讓他丟臉過了。
 
掛上電話,我揉揉眉心,又點起一根菸,看著窗外。
 
在鳳鳴閣喝醉的隔天早上,早點快要吃完的時候,王盟從店裡打電話來,我才想起自己和人有約。那人是同行介紹來的,之前照顧了我幾件生意,說好今天要來看一些新鮮貨色,我估計能再好好敲上幾筆,輕易不能爽約,交代王盟留住客人,自己拖著腳步挪進浴室。
 
已經沒有時間,但我又很快沖了一次澡,雖然身上其實很乾淨,但就是覺得殘留著一股和自己不同的味道。
 
等打理整齊,踏出浴室,不過十幾分鐘時間,卻發現家裡只剩我一個。
 
我很想把那件事當做一場荒唐的夢,就像在扶桑墓裡夢見過的,但事實卻一直血淋淋地擺在眼前:桌上有一杯沒喝完的豆漿、洗衣籃裡多了一套不屬於我的濕衣服,衣櫃裡卻少了一套我的舊衣服,而且我身上到處都是齒痕和瘀傷。
 
不管是豆漿、衣服還是傷痕,都不會憑空出現或消失,所以這並不是夢。
 
說真的,我寧可喝醉了到大街上去裸奔,醒來發現自己在警察局裡,也不想喝醉了之後,醒來卻要面對這樣的局面。
 
趕到店裡,對於遲到我編了個理由敷衍過去,接下來就和原先預期的一樣,事情進行得相當順利,最後甚至以更好的價錢成交。
 
我發了王盟獎金,獎賞他留住客人,那小子樂呵呵的,抓著信封袋不住傻笑。
 
雖然宰了肥羊,但我卻沒什麼太得意的感覺,只是按著後腰,想著該不該去找人按摩。
 
在那之後就沒了悶油瓶的消息,我也沒特意去打聽,我不曉得該怎樣面對他,既然這樣,還是不要見面的好。
 
接著我撥電話給小花,把胖子的條件說給他聽,讓他找幾個派得上用場的人來,價錢的話好商量。
 
小花說這事不難辦,但是匆促行事風險就會提高,而且他有點在意胖子說的那個地點,最後要我也算他一份。
 
我不曉得小花為什麼會對玉川有興趣,印象中只記得那裡出產藍田玉,卻不知道現在居然也成了倒斗的熱點。
 
小花的加入算是一個額外的好消息,我心裡稍微定了一點,他有能力,也很可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