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220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同人] [盜墓筆記] 錯身 (瓶邪)

--*--*--*--*--*--*--*--*--*--*--*--*--





我抱著手臂站在試衣間前面,店裡頭店員跟女客的私語一直傳過來,我只能裝做沒聽見。
 
試衣間的門打開,悶油瓶走出來,穿著原來那一身衣服,手上掛著一排。
 
我迎上去,「怎樣?」
 
悶油瓶拿起最上面那件毛襯的黑色連帽外套,剩下的依然掛在手上。
 
「其他呢?」我問。把他塞進試衣間時拿的衣服沒有十件也有八件,我就不信他只看中一件,老子就算不是什麼時尚大師,眼光也沒有這麼差好不好。
 
而我不大想承認的另一個理由是,悶油瓶那身架子配上他的臉,還真他娘穿什麼都好看,就算套上破棉襖去街上要飯,也肯定給人當成犀利哥第二。
 
這不,店裡邊那些竊竊私語全是衝著悶油瓶來的,什麼好帥好性格之類;那些往更衣室集中,卻不小心從我邊上擦過的愛慕眼光更是讓我感覺背都開始發燙。
 
聽人說要生漂亮娃娃,母親懷孕時要多吃豆腐少吃醬油,多聽輕柔的音樂,看可愛嬰兒的海報;這樣的話悶油瓶他娘懷他的時候不是屋牆上都貼著猛男的畫片,就是都看的猛男寫真。
 
仔細一想又覺得他娘的不對,悶油瓶他老娘的時代,可沒有play girl看啊。
 
一個店員湊上來,對悶油瓶親切地說:「先生,咱們的衣服都很不錯,你穿也很合適,現在趕上年終的折扣,買愈多愈划算,有中意的可以多選幾件。」
 
「是啊,」我在一邊搭腔,「難得來買東西,要過年了,添點新衣服也是應該,有喜歡的就拿,別客氣。」
 
最後悶油瓶挑了三件,我又給他選了四件,順便捎上手巾汗衫跟內褲襪子什麼的;考慮到悶油瓶的喜好──他的喜好就是沒有喜好──全是樸素耐穿的樣式,料子也選容易保養的。刷卡結帳完,店員笑得眼睛都瞇成兩條線。
 
悶油瓶手上拎滿裝衣服的紙袋,那嚴重違和的模樣有些好笑,但我可沒打算幫他。
 
我讓悶油瓶把紙袋都放進後車廂,接著開車到附近的一間百貨公司。
 
東西都是事先就訂好的,只是約了今天來取。我先到萬寶龍的櫃上取對筆,新年的限量筆身上雕刻著吉祥的花紋,男用筆跟女用筆除了獨立的皮套,還有個別的雕花木盒,兩個合在一起呈現出花團錦簇的圖案,最外邊還有一個大盒子,能把兩個小筆盒放進去。
 
除了筆本身應有的工藝水準,筆盒標榜用的是檀木,這樣層層疊疊下來,體積雖然不大,份量卻也有點沉。
 
接下來,即使覺得彆扭,我還是領著悶油瓶來到女性化妝保養品專區,交出條子和售貨員拿貨。
 
不曉得是生意太好訂單太多還是售貨員不靈光,光是一個保養組就找了十分鐘。我跟悶油瓶兩個大老爺站在這,四周都是女人來來去去,衣香鬢影暗香浮動,說有多不自在就有多不自在──當然不自在的只有我,悶油瓶面無表情杵在櫃前,猛一看簡直像個假人模特。
 
逐個領完保養品、化妝品跟香水禮盒,賣香水的售貨員給我一對小試管,說感謝我的惠顧,送我一份對香,還是近來十分受歡迎的牌子。
 
東西接過來我覺得有些不知所措,保養噴香水什麼的不是我平日的作風,就是偶爾想騷包一下,給我個對香那女香我也沒處用啊!總不能拿來噴廁所吧?
 
我猶豫了一會,支吾著說對香用不到,能不能換個實用點的?售貨員看著我跟悶油瓶,又從櫃檯裡翻出兩個小玻璃管,「這兩支是男用的,送給你和你的朋友,喜歡的話還請多多光臨。」說著把那香水用個精緻的紙袋裝好,兩手遞過來。
 
看著售貨員笑得眉眼彎彎,怎麼看都討人喜歡的臉,我決定回去要好好再教育王盟一下什麼叫做待客之道。
 
買完東西,我也兩手滿滿當當,比起剛才的悶油瓶好不到哪去。離開櫃檯,悶油瓶突然湊過來拿我手裡的包,我對他道:「我的東西不好意思讓你拿,麻煩你幫我開門吧。」於是讓悶油瓶伸手進我褲袋裡拿鑰匙。
 
上了車,外頭的天空灰濛濛陰惻惻的,看起來像要天黑又像要下雨。然而就算是這種令人憂鬱的天氣,也掩不過年關將至,四處營造出來的節慶氣氛。
 
想著今個買的那些孝敬爹娘的禮物,還有幾十年吃下來都是那樣的年夜飯,我也分不出心裡究竟是期待或不期待。
 
掃了一眼助手席上的悶油瓶,我清清喉嚨,「小哥,要過年了,你沒什麼打算的話,要不要去我家吃年夜飯?」
 
我爹娘不是小氣的人,帶朋友回去過年不成問題,但想到該怎麼介紹他就讓我頭大:和解連環去倒斗的事曝光後,我給老頭子罵了個狗血淋頭,要是帶悶油瓶回去,他那對顯眼的發丘指簡直像隨時提醒他這茬,怎麼想也知道老頭子不會給我好臉色看,但把悶油瓶放在店裡自個回家,實在說不過去啊!
 
「我要下斗,下禮拜出發。」悶油瓶淡淡道。
 
什麼?我一下愣住,隨即反應過來。春節放大假,家家戶戶都在過年,城裡邊回娘家的人家都容易遭小偷了,更何況荒山野嶺裡頭的古墓,真要幹起來,沒有比這更安全的時候了。
 
我不曉得安分了幾個月,好巧不巧要在過年去淘沙的悶油瓶是真的有活要幹,還是只是為這尷尬的時間找個開脫的理由。
 
即使好奇,我也不可能追根究底,想了一下,覺得應該表示點什麼,便對他道:「這樣吧,咱們今晚去吃頓好的,祝你馬到成功,這幾天好好休息準備出發,你看怎樣?」
 
悶油瓶不說話,但跟他相處幾個月下來,我已經習慣了,自顧自接著說:「樓外樓如何?」
 
這種有名的大餐廳一般做的都是遊客生意,本地人上館子也不會沒事天天往那跑,畢竟荷包吃不消,但是想到大過年的,悶油瓶只能全身髒兮兮地在地裡啃壓縮餅乾,就覺得怪淒涼的。
 
握著方向盤正準備轉彎,悶油瓶突然道:「去春園。」
 
「啊?」我沒來得及反應,方向盤已經轉了過去,這一彎可是十萬八千里啊!「你要去春園?」我在心裡埋怨這挨千刀的怎麼不早點反應,一邊跟他確認一邊往前準備迴轉。
 
「嗯。」這次答得倒挺乾脆的。
 
繞了一段路到春園,老板娘見到我笑得一臉陰陽怪氣:「唉唷,吳老板,這麼巧,明兒個咱就要休息回老家了,先跟你拜個早年,恭喜發財啊。」
 
「新年快樂,恭喜發財。」我只能苦笑,都要過年了,這老太婆還是這樣不陰不陽的。
 
選了個安靜角落坐下,我問悶油瓶有什麼想吃的沒有,他只是搖頭。我心說怪人開怪店,來的客人也怪。琢磨了一下,到櫃檯跟老板娘說,我來給朋友餞行,不點菜,今天有什麼好的看著送來,給咱兄弟留下個美好的回憶。
 
這話說得有些肉麻,沒想到老板娘臉色居然柔和下來,直說沒問題,轉身就要進廚房,我想起一件事,趕忙叫住她:
 
「今天有醬牛肉沒有?我朋友好像很喜歡,能不能給咱們來一份,加二兩白乾。」
 
老板娘瞟我一眼,「小兔崽子。」然後就進去了。
 
這館子雖然店主人脾氣怪異,但手藝真是一等一的好,老板娘送來一大碗公白米飯跟一壺茶讓我們自己添,上桌的六七道裡有魚有肉有菜,全是正值時令新鮮的,味道就別說有多正點了!
 
最後老板娘送醬牛肉跟白乾過來,還對著悶油瓶笑咪咪道:「小夥子,咱小店的東西你要喜歡就常來啊,姐給你優待!」
 
這親熱勁看得我都傻了,心說我靠,這簡直是把悶油瓶當親生兒子了啊!
 
老板娘走後,我對悶油瓶說:「這牛肉還是託你的福才能吃到,你多吃點。」挨千刀的悶油瓶也沒跟我客氣,還主動伸手倒酒,簡直就是不可思議。
 
酒足飯飽,回家的路上我突然覺得不對,問悶油瓶:「小哥,你傢伙準備得怎樣?要不要我跟你去買?」
 
「都好了,整理一下就能上路。」
 
這話聽得我有些鬱悶,整天在鋪子裡抬頭不見低頭見的,他什麼時候整的裝備我居然一點也不曉得,如果我沒問,他到時候是不是就這樣一聲不響消失得無影無蹤?
 
心裡覺得不痛快,但我沒說什麼,直接送悶油瓶回鋪子。
 
幾天後悶油瓶背起行李走了,春運人潮驚人,愈近年節愈嚴重,虧他能這樣跟人擠沙丁魚。隔沒多久,我發了王盟薪水跟獎金,關了店各自回家過年。
 
不知道是年紀大了還是時代變了,總覺得現在的年跟以前有很大不同。小時候是給打扮得漂漂亮亮,帶著四處去拜年,領紅包,和小同伴捉迷藏、放鞭炮,吃飯時桌上總是熱熱鬧鬧,每個人都穿著應景的新衣服,四處貼著火一樣鮮紅的春聯跟斗方。
 
年紀大了以後年味愈來愈淡薄,雖然還是一樣要掃除、貼春貼,一樣要穿新衣、吃年夜飯,但除了從領紅包變發紅包,總覺得那種像慶典一樣打從心底熱鬧起來的感覺已經沒有了。
 
看見我帶回去的禮物,老媽臉上笑開了花,說我愈來愈懂事。我心說老子可是砸了重本,那加起來快一萬的禮盒也夠她在牌搭子裡邊炫耀一陣子了。
 
老頭子收了我的鋼筆,沒說什麼,只是收進抽屜裡,一會才淡淡道媽的那只改天給她,還讓我以後別這樣浪費,筆重的是實用,不是花巧。
 
我表面上恭敬地應了,心裡直罵老頭子得了便宜還賣乖。
 
吃過年夜飯,長輩親戚聚在屋子裡吃水果看春晚,幫媽收拾好碗筷,我到院子裡抽菸,好躲避那些一旦到了年紀就無可避免,親友間有意無意的嚼舌。
 
幾個堂兄弟表兄弟的小孩在院子裡玩,看到我一下子撲過來,「叔叔!給我們點煙花!」
 
我進屋子找出那一大袋不知誰買的煙花,點上幾支香,就在一邊抽菸看小孩子鬧騰。
 
袋子裡有太空人、飛天老鼠、陀螺王、爆米花棒、擦炮跟小蝴蝶什麼的,還有沖天炮跟仙女棒。
 
幾個小孩子膽子比較小的玩擦炮,膽子大的玩飛天老鼠,看著鞭炮四處飛來飛去一邊尖叫。最後同時點起好幾個花筒,圍在邊上看那燦爛的火樹銀花,煙花的光照得孩子臉頰紅撲撲的;穿著紅裙子的小女孩手裡拿著仙女棒,圍著花筒跳舞,小妖精似的。
 
「叔叔!你也跟我們跳舞!」一個小女生跑過來,把手裡的兩枝仙女棒塞一枝到我手裡。我抽抽嘴角,心說我一個身高一米八的大男人跟妳們小娃娃跳舞,讓屋子裡妳們爹娘看見了還不給笑死!
 
「妳跳吧!妳跳舞漂亮,叔叔看妳跳就好。」我把仙女棒還給小女孩,又把她推回人堆裡。大概是受了誇獎,小女生愈跳愈帶勁,還衝著我直笑。
 
我看著眼前和平美好的景象,想起小時候過年和老癢放鞭炮,穿著新衣服也不怕髒,爬到樹上去點了蝴蝶炮丟下來;還有拿老鼠炮炸水溝邊的青蛙,弄得牠肚破腸流。小時候覺得好玩,現在想想挺殘忍的。
 
屋子裡不知道在說什麼,轟一下笑開了。我站在院子的角落,既不屬於孩子這邊,也不屬於大人那邊。抬頭看天空,這幾日天氣不好,天空顯得有些陰霾,只能看見一點毛月亮跟幾點黯淡的星光。
 
我突然想起悶油瓶,要是他跟我回來過年,不知道現在應該是在屋裡聽人閒嗑牙,還是在外頭看小鬼瘋癲?
 
估計哪邊都不自在,所以他才寧可大過年的到荒山野嶺裡頭挖土吧!
 
在我低頭苦笑的時候,煙花放完的小鬼再度圍上來,吵著說:「叔叔陪我們玩!玩官兵捉強盜,你當鬼!」
 
我靠,老子小時候給三叔耍著玩,現在長大了卻反倒給小鬼耍著玩,這還有沒有天理啊?但是拗不過,只好跟他們玩遊戲。
 
真要說起來,雖然時代在進步,小孩子玩的遊戲還是不脫那幾種,跟我們小時候差不多。一個晚上官兵捉強盜跟老鷹捉小雞跑下來,我吃下去的年夜飯都消耗得差不多了,小鬼依然精力旺盛地四處尖叫亂竄。
 
隔天早上一大早我就給媽叫起來,幫著準備祭祖。平時閒散慣了我是很想賴床,但給媽掀開被子一巴掌打在屁股上,再大只的瞌睡蟲都給拍死了。
 
這時我還真慶幸沒帶悶油瓶回來,空房間都給來過年的親戚住滿了,他勢必跟我睡一間,讓他看見這一幕以後我在他面前就別想抬頭了!
 
拜過祖先,我幫著媽張羅午飯,看得那些個嫂嫂弟妹羨慕不已,說自己家的男人都沒有這樣貼心。我心說貼個屁!老子是被逼的好不好!
 
在我們家,大事讓我爸決定,小事我媽說了算,而基本上,家裡從來沒什麼稱得上大事的。
 
媽那張用我買給她的化妝品妝點得一絲不苟的臉上盪出一個雍容的笑,輕聲說男孩子終究笨手笨腳的不比女孩子仔細,我也只有還算聽話這點可取。
 
這種先貶後褒的說話方式我習慣到不能再習慣,就只是在一邊挑菜。
 
廚房裡忙成一團,嫂嫂弟妹洗菜切肉,媽在剁雞,咚咚咚一陣響。幾個小鬼玩警匪追逐戰,手比著槍的動作嘴裡砰砰砰地叫著衝進來,馬上又被自個的媽媽趕出去,威脅再放肆就讓爸爸來修理。
 
媽用的菜刀是老爸一個朋友送的金門菜刀,聽說是用砲彈打成的,鋼口很好,歷久不衰。
 
剛才的混亂給了我一個靈感,也許可以送悶油瓶一把刀。
 
烏金古刀那樣千金不易的龍脊背我當然送不起,這種東西有錢都不見得能搞到一把,更何況我還沒錢。
 
淘沙的過程基本跟驢行有一定程度的重疊,烏金古刀那樣的大傢伙當然不可能扛下所有工作,光是開路,別說大材小用,那個怪物一樣的重量跟超碼的長度一方面不夠稱手,另一方面也危險。悶油瓶也不是只會用那把刀,一柄好的野外用刀還是有其必要性。
 
過年以前就想著該買東西給悶油瓶,畢竟我都給爹娘準備禮物了,悶油瓶雖然在我那當了快半年的食客,但他救過我這麼多次,也算我的再生父母,送點什麼給他並不過分。
 
想來想去,所有我能送的他都用不到,最後只好買幾件衣服充數。
 
打定主意,午飯後我回房間上網,開始查資料。現在放年假,商店都沒開,網路的好處是只要連上線,就能跨越時間跟空間,而且什麼怪東西都能找到。
 
第一次下地的時候拿著三叔開的單子買裝備,我就只是照辦,對東西的好壞並不瞭解,現在雖然好一點,不過還是有些昂貴名牌就是好的迷思。
 
不可諱言名牌的高檔貨固然有其價值所在,但對行家來說,最好的往往不是最貴的。
 
一開始叢林王系列還挺吸引我,但很快我就發現這標榜多功能的求生刀並不實用。
 
鼯鼠五技而窮,一個東西如果什麼都能做,那表示它什麼也做不好,我想悶油瓶不會喜歡這種半吊子的玩意。
 
更何況這傢伙一旦弄丟了,一次就損失好幾種裝備,影響不能說不大。
 
說實在的,刀並非萬能,而是要視環境的特性、行動的時間長度、活動強度以及隊伍的人員配置決定,於是我放棄了求生刀,改而尋找野外的大型工作刀。
 
正因為難以預測外在環境的變化程度,所以刀本身才更應該要愈簡單愈好。
 
最後我看中了Busse的STEEL HEART,一把大型的砍刀,在山裡一般用來開路、防身足矣。
 
雖然STEEL HEART茅型的刀頭穿刺力比不上驢圈裡一般公認的Coldsteel 16CB,但刀尖的強度也因此比Bowie刀頭開假刃的16CB要好。
 
下地不比驢行,多留點餘裕總是比較保險,萬一危急時刻刀尖折斷,那不就搞笑了嗎?
 
而且以悶油瓶那身蠻力,質量不過硬的東西還經不起他折騰。
 
STEEL HEART的手柄比較粗,重量也比16CB沉,對悶油瓶來說應該也比較稱手。
 
除了實用,在鳥不生蛋的荒郊野外,身上帶著刀比較有安全感,心裡有了底氣做事才不容易出錯。
 
雖然說烏金古刀丟了的那一陣子,悶油瓶水裡來火裡去仍然眉毛也不動一下,後來找回來了也沒有什麼特別高興的樣子,但對我來說,沒有烏金古刀的悶油瓶已經是個神人,而有了那把刀,他就成了超級神人,拿起刀時好像整個人全身都鑲上一道金邊,威風凜然令人無法逼視。
 
這大概是小時候英雄漫畫看太多,外加胸無大志的後遺症,都幾歲了還是有英雄崇拜的心理。
 
我一邊鄙視自己一邊下訂單。Busse的刀比起其他牌子不是很容易搞到,我花了一點力氣才在國外的網站上找到,還發了mail去問。
 
讓我有些微詞的是,這東西不僅不好找,價錢也有些離譜。之前用的裝備裡,刀子幾百塊就不錯了,這玩意居然要幾千塊!
 
我幾乎要吐血,但想想我都能花近萬給我老娘買保養品,用比那少的錢來保障悶油瓶倒斗時的安全也算值得,就狠下心買了。
 
最後談妥交易,我線上刷卡,賣方承諾盡快給我用快遞寄來。
 
算算時間,最快也是要元宵過後才能到,中間要是遇上什麼麻煩,估計是只會晚不會早。也罷,到了那時候,悶油瓶也該回來了。
 
或許等悶油瓶下完地,還能趕上來我家吃個湯圓。我這樣盤算著,雖然那傢伙離群索居,但是給他一點與世界連接的窗口,應該能讓他少鑽點牛角尖。
 
過去跟未來這種東西,不就是建立在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上嗎?始終做個獨行俠,還說自己沒有過去與未來,這不是廢話!?
 
我住的地方離老家不遠,開車只要花上幾個鐘頭,完全足夠當天來回,也省得尷尬。
 
然而過了初十,悶油瓶還是不見蹤影。
 
我覺得很奇怪,他去的地方老實說並不太遠,十幾天來回是綽綽有餘了。但那挨千刀的出門像丟掉,回來像撿到,這原則不光是斗裡,在文明世界裡也一樣適用。我沒有辦法,只好默默地等。
 
元宵節那天我放了王盟一天假,早上到鋪子裡關著門處理事情。接近中午的時候快遞送來一件包裹,是過年前我發給老海,請他幫我鑑定的幾只鼻煙壺。
 
在我要低頭簽字的時候,一道人影從我旁邊晃過去,感覺有點像悶油瓶,可等我簽收完畢拿到包裹,也不過一分鐘時間,再抬頭去看,附近只有三三兩兩行人,卻沒一個像那挨千刀的。
 
我心說大白天的怎麼會出現幻覺,該不會勞累過度眼花了,趕緊東西收一收,回家吃飯去。
 




--*  以下是作者快樂的廢話時間,請自行拿捏要不要看一個白癡自嗨 (=u=)/  *--

 


 

 

一開始提到了Play girl這本令人害羞的刊物,基本上裡面應該都是符合歪果仁愛好的肌肉男

但是阿坤他完全不是肌肉男type,所以我想小老闆你不是誤會了什麼,就是妄想了什麼...... www

 

然後這裡面出現了一些專有名詞,看起來好像很厲害(?),但實際上也都是找資料後得出的結論,究竟正不正確我完全不曉得 ()


這邊稍微做一點名詞解釋與真相呈現:

Busse STEEL HEART

當初找圖片找得半死,因為Busse好像是手工刀廠還怎樣,東西都是限量的,而且可以客製化,一樣是STEEL HEART,卻可能長得不一樣…… Orz

更別說還有STEEL HEART II……

 

 

 試刀影片

 

 

Coldsteel 16CB 

所謂的Bowie刀頭,是指刀背並非直線型,而是往刀尖呈現一個弧度

假刃則是把刀背磨尖,讓它從ㄇ型變成Λ型,以提高殺傷力

順帶一提,為了符合故事背景,資料都是在大陸網站查的,所以參考的也是大陸刀友的意見 


然後關於吳媽媽

三蘇自己曾說過,吳邪的老媽是個厲害角色,把他爸整個吃得死死的 XD

而且我覺得當媽媽很厲害的時候,兒子就會廢ㄈ……咳,我是說,比較溫和這樣 XD ←和爸爸一起被打壓 XD

但我心目中的吳媽媽也不是完全的母老虎,而是精明能幹,入得廳堂進得廚房,能伸能縮的那種女人 >/////<




最後,這裡大概放出了23,剩下的部分就留在書裡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