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220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同人] [盜墓筆記] 蟾宮 《四》 (瓶邪)

隔天早上起來,我特別留意了一下,悶油瓶看起來和過去一樣,完全沒有眼眶凹陷、印堂發黑、腳步虛浮等被女鬼附身後夜夜春夢的跡象,至於精神恍惚與臉色蒼白,那傢伙打我第一天認識他起就是這個樣子,應該不能當作被附身的證據。
 
筆記本裡對大陰之日沒有任何紀錄,悶油瓶也不知道那是什麼日子。除此之外,也找不到和地圖上紫色記號有關的提示。
 
我們討論了一下,筒子說曾有村民在山溝裡看見巨型的蟾蜍石刻,或許可以先從這裡下手,要是沒有收獲,往湖心的蟾宮去也還不遲,於是收拾裝備,準備返回地面。
 
東西快收完的時候,胖子突然道:「你們聽!」
 
我跟悶油瓶都停下動作,少了整理東西發出的聲響,吹過地下溶洞的細微風聲裡,還夾雜著另一個聲音。
 
是女人的哭聲!
 
聽起來非常非常細微,也非常非常悲傷的,女人的抽泣聲。
 
當下就讓我聯想到在村子那晚聽見的聲音,不禁感到毛骨悚然。我們三個站在原地默然無語,氣氛一下變得非常詭異。
 
過了一會,胖子突然小聲說:「小哥,那筆記裡頭,有提到蟾蜍精是怎麼迷惑男人的嗎?」
 
悶油瓶搖頭。
 
我想我明白胖子的意思:試想在一個杳無人跡的地方聽到女人的哭聲,會有哪個心懷善念、或者色慾薰心的男人能夠無動於衷?
 
「走。」胖子一下扯起包,「讓咱們去瞧瞧,是誰家的閨女哭得這麼傷心。」
 
看到胖子臉上見獵心喜的表情,我想他就是色慾薰心那一方的代表。不過在這裡的色,指的是鈔票的顏色。
 
胖子不僅眼睛毒,耳朵也很尖,我們跟著那聲音,一路做記號一路往溶洞深處前進。
 
不曉得是溶洞的構造使然,還是真有什麼古怪,那聲音忽大忽小,時而微弱得幾不可聞,時而清晰得近在耳邊,走到後來,我已經分不清楚,我們究竟是跟著那聲音前進,還是被其所追趕。
 
隨著愈接近山體內部,空間也變得愈來愈狹窄,不時有細小的碎石自頭上落下,我們走過的地方出現地下伏流,只能踏水前進,一邊當心不要滑進水裡。
 
繞過一叢巨大的石筍,眼前出現一個小型的積水坑,看上去黑漆漆的,稍微測了一下,裡頭還挺深。胖子拿出釘鎬,一步一步從邊上的鐘乳石壁挪過去,我正要跟上,卻突然發現有點不太對勁。
 
因為涉水的關係,水聲一直響個不停,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女人的哭聲已經聽不見了。
 
我心裡咯噔一聲,正想回頭和悶油瓶確認,面前的水坑卻突然濺起巨大的水花。
 
一個東西猛然抓住我,就著手電的光,一張女人的臉就這樣逼到我面前。
 
瞬間我整個人傻住了。那張臉貼得非常近,皮膚很白,白得幾乎沒有血色,圓睜的一對眼睛裡沒有黑眼球,以致於猛一看會以為那張臉上沒有眼睛。
 
烏黑的長髮披散著,那張臉上唯一的顏色就是紅艷的櫻桃小嘴,而那張嘴巴正慢慢咧開,露出青白的獠牙。
 
隨著櫻桃小嘴的嘴角慢慢撕裂成血盆大口,我手腕上傳來一陣椎心的疼,好像攫住我的東西整個陷進肉裡,正準備進一步掐斷我的骨頭。
 
我嚇了一大跳,整個人猛然後退,接著感覺手被扯了一下,那張幾乎裂到耳邊的大嘴巴便發出了尖叫,聲音聽著十分揪人,胖子的歌聲和那一比,簡直可以稱作天籟。
 
那張臉怨毒地瞪了我一眼……好吧,那玩意沒有眼珠,我會認為被瞪了一眼,純粹是一種瞬間感到毛骨悚然的第六感。
 
那怪物跳上石壁,像是不受重力影響,以和地面平行的姿勢快速逃走,悶油瓶提著烏金古刀,在石壁間左右跳躍,一下子追了過去。「靠!」胖子大罵一聲,因為悶油瓶經過的時候在他背上踏了一腳。
 
悶油瓶斬斷了怪物的爪子,但手上的勁道只緩過來一點點,我想把它甩掉,卻看見那只毫無血色的斷手像融進我體內那樣,緩慢而確實地漸漸消失。
 
還沒回神,那只手已經整個不見了,只剩下顏色同樣蒼白的指痕,留在我的手腕上。
 
「愣著幹嘛?還不快追!」胖子朝我大吼,然後撒丫子狂奔。我想從水坑旁邊蹭過去卻不小心掉進水裡,只得划水上岸,狼狽地在後頭追趕。
 
我邊追邊忍不住想,以前看到怪物,不管是什麼,通常是能逃就逃,除非躲不開了才會反擊,哪一次是像現在這樣,反過來追在怪物屁股後面跑的?
 
這實在很荒謬,卻又不得不如此,不跟上去就等於掉隊,就本身意義上來說,掉隊是比遇險還糟糕的事情。
 
沒多久就追到一條岔路口,怪物跟悶油瓶都已不見蹤影,我跟胖子不敢大意,就在原地等著。
 
胖子問我那玩意是不是就是蟾母?我說我不知道,就算不是也得是,這麼兇的東西,遇上一次就夠嗆了。
 
話才說完,悶油瓶就折了回來,他見到我們就搖頭,那傢伙還是給逃掉了。
 
被掐住的手失去知覺,我以為只是血液不通,就用另一隻手去按摩,卻發現留下指印的地方摸起來是冰冷的。
 
像是死人那樣的冰冷。
 
悶油瓶看見我的手,立刻一把抓起來,皺起眉頭嘖了一聲。
 
他拔出腰間的匕首,我心中一凜,心說這傢伙要幹啥?
 
在我提高警戒的時候,悶油瓶居然在自己手上開了一個口子,接著把血淋到那些指痕上。以前沾到悶油瓶的血都沒事,還當它是保命的護身符,沒想到這次他的血剛沾上,我就感覺印著指痕的地方一陣刺骨的疼。
 
反射性甩開悶油瓶,他沒說什麼,只是從包裡掏出乾淨的布捆在我手上。「這些血跡絕對不能洗掉。」
 
我問悶油瓶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他看了我一會,最後淡淡道不會有事的。
 
根本是放屁!如果不會有事,怎麼老子碰到你的血,會痛到差點尿褲子!我正想追問,卻突然打了個噴嚏,才想起自己全身濕透,還沒換衣服。
 
我換好衣服,胖子還想繼續往下,卻被悶油瓶阻止。他說前面是個連接暗流的地下湖,那怪物跳進水裡,所以才會追丟。
 
但是那東西戾性極重,吃了這樣的虧肯定不會善罷甘休,勢必會來尋仇,溶洞地形又複雜,繼續待在地底太過危險,還是回到地面比較安全。
 
胖子先向悶油瓶確認那是不是蟾母?見悶油瓶有點猶豫地點點頭,胖子琢磨了一下,然後表示同意,說與其坐以待斃,不如主動出擊,找到那妖物的老巢,來個攻其不備、一舉成擒!
 
為了避免節外生枝,我們按照下來的原路回去,斷成兩截的蛇屍跟蛇蛋的殘渣都已經不在那裡,應該是被什麼野獸吃掉了。
 
我當時摔下來的裂隙結構非常脆弱,一往上爬就直掉土渣子,等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爬出洞口,裡頭也坍得差不多了。
 
我們進入地底的時候是黃昏,重回地面後天色全黑,銀河就在頭上閃爍,玉盤一般的滿月散發出皎潔光芒,照得遍地生輝。
 
地面的空氣質量比地底好很多,終於擺脫那些噁心的嬰兒蟾蜍,我聽著悅耳的蟲鳴聲,一邊大口深呼吸。
 
一路行軍似地走出來,大夥都有點乏,就地找了幾塊大石頭,就一屁股坐下,準備吃點東西休息休息。
 
我拿起水壺正要喝水,悶油瓶突然道:「你們看。」一個沒抓穩,水壺掉下去潑了一地,我撿起來,發現左手似乎有點麻痺,不由得感到一陣駭然。
 
難不成中毒了?
 
摸摸左手,手腕以下冰冷一片,而且幾乎沒有感覺;不看還好,一眼瞥過去心裡就咯噔了一聲,蒼白的指痕不知何時擴散開來,我半隻前臂和手掌都變了色,只有手指還保留著血色。
 
可當我試著活動手指,卻完全沒有問題,靈活度跟力道都和原本一樣,就是沒有感覺,所以變得遲鈍許多。
 
除了手的變化,我全身上下沒有任何異常,所以一開始自己也沒發現。我覺得腦子有點蒙,一下子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卻聽見胖子驚呼:「那可是貨真價實的寶氣啊!」
 
我不由得抬頭往他們的方向望去,看見頭上的山頂像被狠狠削挖過似的,不自然地少了一大塊,應該是山崩造成的殘缺,在明月照耀下,剩下的部分正在雲霧繚繞中忽隱忽現,但是圍繞著山頭的並不是夜嵐,而是在夜色中散發出微光的紫氣與彤雲。
 
紫氣與彤雲都是祥瑞之兆,比起胖子看見磷火時的瞎吹,山頂上也許真的有什麼東西。胖子一拍大腿,叫道:「該不會今晚就是大陰之日吧!?」
 
傳說已經結出內丹的精怪,特別喜歡在滿月之時對月吐丹,藉此吸納天地靈氣,精進修為。如果這個假設成立,那麼很有可能蟾母正在吐丹,山頂上的寶氣正是紫金丹現世時與天地感應產生的現象。
 
多說無益,按照胖子的實徵論,最好的方法就是上去一探究竟。月亮和太陽一樣東升西落,在子時前後會到達最大高度,這時是妖物對月弄珠的最精華時段,過了這時間,其吸吐漸緩,最後會將內丹重新吞回腹中。
 
現在已經差不多快晚上八點,假如今晚就是大陰之日,我們必須在十二點前後登上山頂並且鎖定目標。眼前的山看著不高,但是在完全陌生的地方夜間登山談何容易?
 
但是換個角度來看,眼下的挑戰雖然困難,可若是錯過這個機會,接下來可能花上數倍的力氣還不一定能有收獲,當下飯也不吃了,馬上起來整裝出發。至於我的手,在這麼緊急的情況下自然也是無暇顧及,只能暗自祈禱不要中途出什麼岔子才好。
 
雖然有明確的目的,但爬山完全不是從起點悶著頭走,就能平安抵達終點的活動。因為山勢陡峭,所以採之字路線迂迴前進,遇到平緩的地方就盡量直線爬坡,悶油瓶在前面開路,我們打著礦燈和手電,一路砍草前進。晚風、草葉樹木和受到驚嚇的野物在林子裡發出各種古怪的聲音,聽起來相當磣人。
 
爬到半山腰,我們順著山溝走,悶油瓶翻過一道坎,我有點過不去,順手扯住一條野藤,沒想到一用力,居然就把野藤扯了下來,重心不穩整個人跌進山溝裡滾出老遠。
 
我摔得頭昏腦脹,甚至有了錯覺,好像手裡的藤蔓正在緩緩蠕動,看了一眼才知道那他娘的根本不是什麼野藤,而是條活生生的草蛇!
 
我急忙把蛇甩出去,一邊心道自己那究竟是什麼眼神。那條蛇被我這樣扯著一路滾下來,八成也被整得夠嗆,一點攻擊的意思也沒有,就灰溜溜地遊走了。
 
我靠,真是人一倒楣,喝涼水也塞牙。胖子把繩子垂下來,我爬起來拍拍身上的土,感覺左肩到手肘陣陣作痛,於是先查看傷勢。
 
月光把山溝裡照得相當明亮,我捲起袖子,左前臂靠近手腕的地方在滾下來時被石頭劃傷,不但悶油瓶綑在我手上的布破了,還豁開一道相當深的口子,但卻沒有流血。
 
蒼白的皮肉翻捲著,卻一滴血也沒有,也不會痛。
 
我整個人感覺像被浸到冰水裡一樣,更可怕的還在後頭,我一口氣把袖子捲到底,還維持著膚色的地方也有許多擦傷,不僅正在滲血,而且會痛。
 
這個現象遠超出我常識裡對組織壞死的理解,無比的恐慌一下襲上心頭,沒有血色,觸感冰涼,缺乏知覺,而且受傷也不會流血的肉體是怎樣的概念?要嘛不是人,要嘛就是死人……
 
雖然我其他地方的身體機能仍然與平常無異,但是這種變化是具有傳染性的,它正在逐漸擴散、侵蝕我的肉體,我不是會緩慢地化妖,就是會緩慢地化屍……
 
但是從來沒有聽說被妖怪抓一下就會跟著變成妖怪的,所以可能性只剩下一個。這時我腦中突然浮現在湖邊看到的男屍,或許那就是我最後的下場。
 
來不及想得更深,一個東西從上面打在身上,我猛然抬頭,胖子正低頭對著我吼:「你他娘的生根了是不?咱們還要趕路!再不上來就不管你了!」
 
我遭受的打擊太大,一時忘了不是單獨行動,急忙應了一聲,抓住繩子往上爬之前,想起悶油瓶的吩咐,連忙又把碎布綁回去。
 
儘管失去知覺,我的左手還是能動,只是不太能控制力道,好幾次沒抓牢,差點又摔回山溝裡。
 
我邊爬邊琢磨,對於正在壞死的手卻能行動如常感到大惑不解,這實在太他媽的詭異,到了爬出山溝還是沒能得出別的結論。
 
胖子問我是不是魂給嚇走了,怎麼會莫明其妙伸手去抓蛇,還在下面魔怔這麼久?手的事情讓我心煩意亂,卻又不曉得怎麼和他們開口,只好隨便搪塞過去,然後催他快走。
 
不久颳起了風,雲層遮住月亮而且愈積愈厚,不曉得是失去月光的照映還是被風吹散,原本閃爍微光的紫氣愈來愈稀薄,等到了近前,已經消失得幾乎沒有了。
 
少了寶氣的指引,接下來只能瞎找,往山旮旯或野草堆裡碰運氣,一邊還要提防蟾母可能會突然冒出來,沒想到才走幾步,前面的悶油瓶就停下來,指著地面。「你們看。」
 
把手電往地上照,我們腳下除了碎石和黃土,還混雜破碎的青磚。
 
往四周尋了一下,雖然大多都被掩埋在荒煙漫草中,但覆蓋青磚的面積總的來說還不小,可能是一個青石的廣場或平臺。
 
青城山自古以來就是道教聖地,雖然現在只是名不見經傳的半個山頭,說不定過去這裡也曾是什麼修道或求仙的場所,紫氣和彤雲很有可能是受這個遺跡裡某個東西影響而產生的。
 
我們三個打起照明,分別四處搜索,終於在一人高的草叢中找到半截石碑。
 
石碑上的字已經磨得看不清了,花紋也很模糊,根本無法判斷具體的形制,要不是胖子眼睛夠毒,只怕會當作是一般的石塊而錯過。
 
既然有碑,有其他建物的可能性很高,我們繼續往裡邊走,最後發現一道門。
 
門上原本塗著朱漆,都剝落得幾乎沒有了,其中一扇門板已經脫落,露出一個黑漆漆的洞口。
 
我們先用手電往裡頭照,除了一些雜物,靜悄悄的什麼都沒有。判斷應該不至於有危險,於是由胖子打頭,依序進入。





--*--*--*--*--*--*--*--*--*--*--*--*--
                                                                                
                                                                                
                                                                                
                                                                                
                                                                                
寫這節的時候一直想到霸唱兄,而且前陣子正好看了牧野詭事                                                                    
好懷念剛開始看盜墓小說的時候(笑)
                                                                                                                                                              
下一節其實很早就寫好了,但是因為先寫的關係,現在要修改一下......
                                                                                
《蟾宮》寫作跟上刊都很匆促,一直沒有好好看過潤過,
如果覺得有什麼不太對勁或超展開的部分,希望大家可以提出寶貴的意見
                                                                                
謝謝大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