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220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同人] [盜墓筆記] 蟾宮 《一》 (瓶邪)

 

        確定給胖子夾喇嘛後,晚一點我又和他連絡了一次,電話講得很匆忙,聽背景的雜音,居然是在醫院裡。
 
        胖子說先到成都,交待我準備一般的登山用品,裝成普通的遊客就行。比較敏感或不容易弄到的東西他自己有管道,我不必操心。
 
        時間訂在五天後,說緊不緊說鬆不鬆,店裡正好有幾筆生意,幾天的時間就在邊談生意邊整裝備訂車票中過了。
 
        距離上次到四川已經有幾年了,和胖子在他指定的地方碰頭,是一間三星的酒店,水準差不多就那樣,登記住房的時候我忍不住想起小花那個外表破破爛爛,裡頭卻金碧輝煌的盤口,心說不曉得那傢伙最近好不好。
 
        後來我遇到一個成都土生土長的客戶,大學也在當地念,才知道四川大學根本沒有什麼跳樓的女學生幽靈,全是那廝瞎掰出來嚇我的。
 
        晚上吃牛油火鍋,現在好像要是沒吃上一回,就不算來過四川似的。
 
        我一邊喝啤酒,一邊和胖子抱怨,他說小哥是他這次的代理人,有什麼事情只管問他,可不管我問什麼,他一個屁都沒放過。
 
        他娘的你小子又不是什麼名種的金絲雀或八哥鳥,要伺候得高興了才肯開金口。
 
        偏偏那幾天又找不到胖子,悶油瓶這種不把我當自己人的態度令人格外不爽,我差點沒在他吃的飯盒裡放瀉藥。
 
        這話是當著悶油瓶的面說的(當然金絲雀跟瀉藥那兩段沒說出來),他敢這樣擠兌我,老子也沒必要給他面子。
 
        胖子聽了,臉上閃過一絲尷尬,他用一種複雜的表情看看悶油瓶,接著馬上道大概是小哥怕傳遞錯誤的訊息,所以才守口如瓶,讓我現在有什麼問題儘管問,他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胖子這人本來就比較誇張,可他這樣的反應反而使我感覺其中必定有詐。
 
        算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就算那死胖子想坑我,老子也未必會著道。於是很爽快地說:「行,我想知道的不多,去哪裡幹什麼,你給我好好講明白說清楚。」
 
        儘管我們坐的是包廂,胖子卻還是壓低聲音,神祕地說,他要去找仙丹。
 
        我以為胖子在說笑,也不想計較他忽悠我,調侃他是要找減肥的仙丹嗎?王胖子何時捨得他那一身神膘了?
 
        胖子罵了一聲,沒好氣地說這身膘可是他的命,他是膘在人在,膘亡人亡,要減肥是決計沒可能。咱們這次要找的,是可以讓人長生不死的靈藥。
 
        這下我沒忍住,嘴裡的啤酒硬是噴了一點出來,還有些濺進了火鍋裡。胖子馬上翻臉,罵我丫的到底講不講衛生。
 
        長生不死的仙丹這種鬼話,換作是幾年前的我或許還會相信,但現在我已不再是那個天真無邪的小老板,擺擺手要胖子趕緊說正經的,別再拿我尋開心,不然我要翻臉了。
 
        見我不信,胖子說了一個人名,問我認不認識?
 
        胖子提的那個人我有點印象,是個北派的老瓢把子,輩份和我爺爺差不多,不過已經退隱很久,早就淡出倒斗的舞台。
 
        於是我點點頭。胖子說那是他一個老前輩,他能有今天的成就,除了天分和努力,其餘都是老爺子的栽培。
 
        這話聽得我有點感慨,不曉得老爺子知不知道自己成就了一個禍害出來。
 
        身為倒斗這偉大志業的激進先鋒,老爺子雖然依舊充滿雄心壯志,可惜卻已力不從心,因此讓他的徒子徒孫去尋找能使人長生不死的仙丹,完成任務的就能得到他原先準備用來壓棺材的寶貝。
 
        要知道那都是從帝王將相的墓裡千挑萬選出來的稀世珍品,隨便賣掉一樣起碼都夠吃十年。
 
        說了這麼多,還不是為了錢。我不以為然,胖子卻嚴肅地反駁,他打小就沒了爹娘,老爺子就像他的親爹一樣,要我別把他想得這麼勢利。
 
        這話我當然不信,但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老爺子既然下了英雄帖,競爭想必十分激烈,胖子一定得找能信得過的人,我和悶油瓶自然是最好的人選。
 
        原本我還在給事情一個合理的解釋,念頭一轉,卻發現了大大的不對勁:
 
        悶油瓶就是長生不老的一個範例,可他活得一點也不逍遙自在,既然如此,胖子夾的這趟喇嘛,不是在人家的傷口上灑鹽嗎!
 
        悶油瓶一直默默地在吃東西,完全沒有留意我和胖子的對話,於是我邊朝胖子擠眉弄眼,邊說:
 
        「你不覺得這樣有點缺德嗎?」
 
        死胖子明明看見我的表情,卻硬是裝傻:「倒斗哪有不缺德的。」
 
        沒心沒肺的死胖子!我在心裡咒罵。本來是不想繼續這話題,不知怎的,有點麻痺的舌頭一轉,居然問道:「你要找的仙丹,生得什麼樣子?」
 
        胖子正在吃毛肚,不小心燙到了,在那邊啊嘶老半天,才大著舌頭說:「是......紫黑色的,大概小指頭大,散發著五彩霞光,而且有奇特的香味。」
 
        我笑著說聽起來挺玄幻的,好像遊戲裡邊的道具,不會叫做什麼十全大補丸之類的吧?
 
        胖子啐了一聲,灌了一大口啤酒降溫,說哪有這麼沒文化,那玩意叫做紫金丹,相傳就是西王母賜給后羿的長生不老藥。
 
        「西王母的長生不老藥?」我奇道,「不是給嫦娥吃了然後奔月去了嗎?」
 
        胖子說誰知道,搞不好那婆娘事先偷了一點,和私房錢藏在一塊,於是就這麼傳了下來。
 
        「就算真是西王母傳下來的長生不老藥,只怕已經過保質期了吧。」我笑著說。
 
        「又不是給你吃的,操心個屁。」胖子罵完,接下來就不理我,只顧自己吃喝。
 
        明白了原由,我喝著啤酒,心說活該自己鬼迷心竅,這下上了賊船,想跑也來不及。
 
        那個前輩老爺子的心情我大概可以明白,倒的斗愈多,見過的粽子和寶物愈多,人不會因此看淡死亡,而是會更加恐懼。
 
        想那些曾經叱咤風雲、頭角崢嶸的人物,死後卻往往被自己的名聲或豐厚陪葬所牽累,落得死無全屍、曝屍荒野的下場。
 
        樹大必定招風,這個道理套在盜墓賊身上也一樣適用。
 
        可怕的不是死亡本身,而是死了仍然不得安寧。
 
        從這次見面開始,悶油瓶一直都非常沉默。我看看他,一頓火鍋吃下來,也變得和我們一樣滿頭大汗、臉色通紅。
 
        說真的,要是不怎麼熟悉,有誰會知道這個沉默寡言、冷淡無比卻身手了得的小哥,居然已經過了二十幾年都絲毫沒有變老?
 
        明明自己就是過來人,居然還能這麼無動於衷地走這一趟,我不禁好奇,悶油瓶心裡究竟是怎麼想的。
 


---------------------------



沒想到距離首發到現在也不過才半個月,這真是太神奇了。

標題非常突然地就決定好了,但是因為害怕會破梗,所以暫時就還是這樣吧
等那個梗出來的時候再讓大家破就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