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220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觀後] 安非他命

──沒有戒不了的毒,只有戒不了的愛──
 那麼,戒不了的愛,應該是什麼模樣?
 在「安非他命」裡,我找不到答案。

 說真的,其實我不確定為何自己會真的去看這部片。確實「安非他命」的預告相當精美,但是看完電影簡介,我只有一種可笑的荒謬感──

 告非,這種劇情不是BE向逼欸樓作品的文案嗎!?這種東西拎北也會寫啊!!幹麼還要花錢去電影院啊!? (/‵Д′)/~ ╧╧ ←自重

 都不知道有這樣的文案是被宣傳婊,還是電影本來就這麼虛 Orz

 總之我還是看了,現在我告訴自己,那一定是因為白梓軒很帥的關係(靠)

 這部片從一開始就充滿了衝突,丹尼(白梓軒 飾)的平步青雲和富裕,更加突顯出了卡夫卡(彭冠期 飾)人生的不如意與失控,這樣近乎夢幻的設定與戲劇性的交錯,一方面強調出了張力,讓隨便的片段都能激盪出強烈的火花,但是就這種某程度而言,這種超脫現實的背景,卻也讓最後兩人的分離成了相對平淡的「意料之中」。

 就像是光與影,光線愈強黑暗也愈強,無比深刻卻永遠無法融合。很激烈很美麗,像是一瞬的花火,卻很遺憾的讓我感覺整部片多少有些失之於老梗。

兩人相遇的時候,丹尼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卡夫卡牢牢吸引;反觀卡夫卡,由鏡頭帶來的感受,他也強烈的注意到了丹尼──這很容易被當作一種暗示,一種一見鍾情的暗示,但是後面丹尼自己也有說,卡夫卡是異性戀。

既然如此,初逢時的注目就顯得很弔詭……一個(被同性強暴過的)直男為什麼會這樣猛盯著另一個男人看啊…… (=__=)

如果是想表達對於母親所期望的白領階級的憧憬,也沒有必要用這種方式表達,片中在運鏡與劇情上,常常可以發現到這類的不協調

兩人初識時,丹尼問卡夫卡名字的由來。春上大師的作品我沒有看過,但是我有看過變形記的簡編版 XD
記得變形記裡面,作者想要表達的是無產階級對於資產階級的反抗,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可以說是給觀奇(卡夫卡本名)的處境一個簡明又深刻的註解,當然如果記錯了,還請指教 XD

 丹尼和卡夫卡去看斷橋時說:「就像這座橋,總有一天會通的。」
 卡夫卡反問:「如果這座橋通了,我們卻還是不能通,那該怎麼辦?」
 私以為這兩句話比起強打的那句聳動死摟梗更能代表本片的核心

 不過我真的很想知道,知道丹尼是同性戀而且對自己有所圖的卡夫卡,第一次被那個不熟的帥哥親吻後,為什麼沒有一拳打爆他那高挺的鼻樑,或者把他做成消波塊……我想在那個看起來很偏僻的海邊,他就算這樣做也不會被發現的。

 難道是因為嗎?我還真他媽完全看不出來(燦笑)

 卡夫卡帶丹尼四處遊覽時在畫廊的那一段個人感覺很突兀,後來才知道是在說導演的前作……個人是覺得這種做法蠻粗糙的啦……

 中間有一段快速且平穩的交待兩人是怎麼勾搭……好上……嗯,我是說,深交,兩人游完泳後在淋浴間的對手戲讓我深深的確定就算這片再怎麼挑戰我的神經,看在白梓軒(在這部片裡)很帥的份上都可以原諒

 他真的好帥啊啊啊!!簡直就是帥到掉渣渣啊啊啊!!怎麼可以帥得這麼沒有天理啊啊啊!!!

 淋浴的時候丹尼看著卡夫卡的眼神是那樣的熾熱且急切,讓人不禁害羞了起來,覺得「啊,丹尼你真的好愛卡夫卡啊 >///<」。

 ,那個看起來慾火焚身的表情只能說明丹尼很想搞卡夫卡,但那究竟是不是因為愛,這問題就只有上帝才知道了……

 後來出現一個莫名奇妙的正妹學姊(不知道是不是我恍神,有誰能告訴我那女人來幹麼的嗎?),三人前往大陸卻被搜出毒品,男主角們被搜身的那一幕,對家世良好、生活優渥的丹尼來說,也許他終於可以體會卡夫卡的處境──被壓迫而不得不低頭,被侵害而無法反抗──即使只有一下子。

 因為持有毒品被拘留的時間裡,跳脫主角身邊的鏡頭,很簡單卻也很深刻的描繪出卡夫卡對他身邊的人的影響力,我覺得比起丹尼的存在,那些才是卡夫卡生命中的「光」,這才真正突顯了,即使是一個飽受傷害,有毒癮又在社會底層掙扎的人,他的存在對他人而言,也是具有正面意義的。

 其中有一幕,卡夫卡在丹尼懷裡,問他為什麼喜歡男人?

 丹尼的比喻我不太懂,但是意思很直白:和女人在一起要負責,只是拖垮自己;但是和男人不用負責,還會愈來愈有趣。

 啊說穿了你不就是不想負責而已嗎……

 不需要承擔他人的什麼事情,所以他一直都是一個帥氣又瀟灑的白馬王子。

 那麼,你所謂對卡夫卡的愛,是不是也可以說建立在「這傢伙超好玩的」上面呢

 這當然也是一種愛,但是這種愛,一開始就註定無法善終

 與其說毀了卡夫卡的是毒品,我反倒覺得,毀了他的,是丹尼的縱容──那甚或不能稱之為愛情

 對於那樣子的縱容,卡夫卡一方面耽溺,一方面恐懼。
 “這個人對我這麼好,我該怎麼回報?”
 “如果我不能給他想要的,如果有一天他不要我了,那該怎麼辦?”

 他乍看之下融入了丹尼的生活,在機場時,卡夫卡帥氣大方地在蓮面前給了丹尼一個狠狠的吻,這種張揚的表現與其說是無法抑止的奔放愛意,在我看來更像是一種示威──

對「前任女友」表示,這個男人現在愛的是」。

但是顧慮到丹尼和蓮的交情,卡夫卡還想搬到客房去睡,這顯示了他身為直男的根本(雖是前女友,不過還是男女處在一起比較適當吧),與其說他自認是丹尼的「男友」,更不如說更接近寵物,所以才有這樣退讓與示好的舉動。

 在卡夫卡因為母喪而爆發的那個早晨,給Daniel(丹尼)的早餐上誤把他的名字寫成了Denial(否認),我不曉得這純粹是一個玩笑,或者是一個暗示?

 精神分析的防衛機制裡,最基本的便是Denial──為了維持正常的功能,避免「自我(ego)」受傷,個體會將引起焦慮的事物排除在意識之外。

 不過這是一個需要背景知識的聯想,不包含在可以從劇情中直接獲得的感想裡,所以就不多說了。

 卡夫卡強暴了蓮,除了他嗑藥很嗨不曉得自己在幹麼之外,或許可以解讀為一種雙重的壓力投射:

 一方面蓮這個優秀前女友的存在讓卡夫卡感受到競爭的壓力,另一方面,比起和男人在一起,他的本質更傾向於對女性發洩性欲。

 後面的發展我覺得有點好笑……蓮對著回家的丹尼哭訴,然後他們就莫名的搞在一起,嚇到打掃的阿嬸不說(真要說起來,我覺得阿嬸是裡面最衰的角色),也(必然的?)被卡夫卡看到了。

 我都要合理地懷疑蓮的出場跟戲份都只是為了製造兩個男主角間的衝突而存在的吧?不然一樣是強暴,卡夫卡為什麼是對蓮,而不是對打掃的阿嬸?(阿嬸也是女的啊,而且都嗑藥嗑嗨了,我合理懷疑那個標準會降得比有洞六十分更低)丹尼和蓮做愛,為什麼又會被撞見?(如果不選擇被卡夫卡發現,並不意味著這個片段沒有被拍攝出來的必要)

 與其說母喪,我更認為蓮的那場床戲才是壓垮卡夫卡的最後一根稻草。

 回頭討論床戲,基本上,丹尼是個同性戀,前面他就說過自己試圖和女性交往,發現還是不行;蓮也說:「我連跟你(丹尼)都沒有做完。」

 所以他們兩個為什麼會滾在一起,又是一個微妙的點。

 如果說丹尼覺得梨花帶淚的蓮很可憐,所以不爭氣的硬了──但是他是gay啊,而且我認為是比起雙性,更靠近同性傾向的那種。

 對照後面卡夫卡說「我不讓你搞,還搞了你的女人」,或許這個時候蓮的意義代表著「這是卡夫卡觸碰過的身體」也說不定?

 之後卡夫卡在派對上被裝扮成天使──或者說是一隻鳥,他的身體被塗上金屬色的漆,可以說是結在身體上的冰晶,也可以說他是一隻灰撲撲的幼鳥。

 不曉得到底是嗑藥嗑嗨了還是PTSD發作,卡夫卡說他是一隻小鳥,等爸爸回家餵他。

 於是到此為止,再度證明了前面卡夫卡和丹尼在一起後所表現出來正面的、有能的形象都是假的,就像他在和丹尼一起嗑藥後對他吼叫的:「難道只有你努力,而我沒有努力嗎!?」

    然而再怎麼努力,卡夫卡的內心仍然是個飽受挫折的孩子

    渴望有人愛惜、渴望有人保護

 從這些地方可以發現,丹尼所給予的,並不足以使卡夫卡成長,同時他所給予的,也不足以取代卡夫卡心中那個,可以全心仰賴的父親形象

    應該要獲得滿足卻不能滿足,處於這樣的衝突之下,無法戒毒也不是什麼新聞了。

 即使受限於種種的現實而無比衰弱,卡夫卡仍然嚮往自由,於是他縱身一跳,卻忘記自己無法飛翔。

 然後昏迷時卡夫卡所做的夢真的……是這部片最脫序的地方,我完全無法判斷導演安排這樣的橋段到底是高明還是失敗(思)。

 卡夫卡看見他在天國的老北老木,他老木焦急地對他大喊要快點找到自己的心才能醒來,還說他的心是不是在旁邊那個穿襯衫的男孩手裡。

 接著丹尼就以英俊帥氣的舒波麵姿勢飛了過來。

 這個時候我笑了,我笑的不是在雲端長了翅膀的老北老木,也不是像舒波麵一樣飛過來的帥哥(好吧,我必須承認,這兩個都蠻好笑的),而是導演你難道真的以為安插了這樣的橋段,就可以說明「卡夫卡的心在丹尼身上」嗎

 當真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劇末的轉折,始於最初讓兩人相識的籤。卡夫卡的母親沒有醒來,丹尼回到了澳洲。

 導演說,這是一個命中注定無法在一起的故事,但是我卻感覺不到,主角們做了任何意圖扭轉命運的抵抗

    雖然這也是種命中注定沒錯,但你都把求神的梗拿來用了,好好的發揮一下這很難嗎?

◢▆▅▄▃拜╰(〒皿〒)╯託▃▄▅▇◣

 丹尼不在身邊,醒來的卡夫卡逃出醫院,拖著一身雪白的拘束衣,茫然地在街上奔跑,看起來是那樣純淨、那樣無辜、那樣迷惘。

 他跑到能看見斷橋的地方,慶幸橋還沒接起來,一邊自問,如果哪天橋通了,他們卻還是不能通,那該怎麼辦?

 ……我實在很想說,要問這問題的人應該是丹尼才對吧……?

 明明是他要追你阿你是在擔心什麼啦!!!??
(/‵Д′)/~ ╧╧

 我覺得在這個部份,很明顯的透露出,卡夫卡並不愛丹尼的這個事實。

 丹尼說,就像這座橋,總有一天會通(相愛)的。
 卡夫卡說,如果這座橋通了,我們卻還是不能通,那該怎麼辦?

 他媽的,對你這個直男來說,不能愛上那個gay很重要嗎!? (=___=)…

    事實上卡夫卡害怕的,是假若終有一日丹尼變心,不再那樣對他呵護倍至,那麼該如何是好?

 這個時候,打扮得妖嬌美麗的前女友如同仙女一般下凡來解答(靠,說出這句讓我覺得自己好老 (艸) ),她說出了這部片的死摟梗: 

沒有戒不了的毒,只有戒不了的愛

(雖然她吐出這句話時我差點沒笑出來,因為感覺實在很突兀,但是沒關係,因為導演說過「人間馬戲團」這樣的話<見麥若愚。雲翔「安非他命」的冰與命>,所以我預設這部片裡出現再荒謬的東西都可以接受。)

雖然很想吐槽這種話麻煩先戒毒成功再來說嘴,但是換言之,如果連毒都無法戒掉,那更遑論是愛

 總之,就像是神的指示一樣,那句比九十七號籤詩(話說,那個籤詩有出現過嗎?我個人沒有印象……)更威的話一出現,穿著拘束衣,彷彿折翼天使的丹尼就這樣狂奔著自地平線的彼端出現,兩人一同奔跑、最後投入海中。

 這一幕是不是暗示著,能夠完美掌控自己生活(在金融風暴裡還可以升官不簡單,而且某程度上我不認為他和卡夫卡交往的後果是失控的)的丹尼,其實本質上也是某種「狂人」?

 就算是在水中,丹尼仍是這樣奮不顧身地往自己身邊而來,最後兩人緊緊纏住了彼此。

 對卡夫卡來說,他無法飛翔,也無法在陸地(橋)上與丹尼相通,然而在水中(水←→冰)卻毫無障礙。

 儘管這一切都只是安非他命(冰)帶來的幻覺。

 即使是這樣自我毀滅的結局,我覺得卡夫卡是很幸福的,至少在那最後的瞬間,(幻想中的)丹尼仍是那樣熱切地向著自己。

 沒有懷疑、不再恐懼、不會失望,然後回歸寂靜。

 至於丹尼,被遺留下來的他乍看之下是如此悲哀,但我只能說,口口聲聲說愛,卻毫無破釜沉舟的作為,這個結果是你自找的

 與其說丹尼對卡夫卡愛得義無反顧,我反而覺得,這段猶如游走在剃刀邊緣般危險的關係,其實並沒有把這個人逼到極限。

一方面也是那種餘裕感,讓丹尼這個角色少了血肉的厚度,變成一個模糊的完美白馬王子形象,但是不能否認的,他那許多令人稱羨的特質,實際上才是最後徹底毀掉卡夫卡的元兇

簡單來說,這是一個(卡夫卡)取暖失敗的故事。

電影畫面是如此尖銳美麗、故事是如此現實沉重,看過電影板板友的分享,可以發現確實導演想在其中探討很多主題,如果撇開那句強打的死摟梗,其實主角兩人可以代換為許多對立事物的衝突/融合,但是電影呈現出來的太著重在愛情這塊,以致於背後的設定看起來像是為了這悲劇的愛情而設,削弱了許多的強度與可能性。

而且不知道哪裡有問題,故事中充滿了各式各樣的衝突,但是整部片子呈現出來的內裡,卻沒有那樣的力道與厚度。

於是我們看見了美麗的影像集、看見了一個光怪陸離的故事、看見了導演的野心、也看見了背後的薄弱

這才是最令人愴惘而淒涼的地方。

電影結束,我心裡有一股沉悶的不快,但並不是因為那不完美的結局,沉澱了幾日,我終於明白:

導演一再強調,這是一段註定無法相守的戀情,但是我在其中,卻看不見愛。

身為一個腐女,具有把大多數男性間的情誼扭曲成愛情的無用能力,這樣的我在這個故事裡卻看不見愛,這其中必定有什麼誤會啊!!◢▆▅▄▃奔╰(〒皿〒)╯潰▃▄▅▇◣

 在我看來,沒有戒不了的毒,沒有戒不了的愛,唯一無法逃躲的,只有深入骨髓的軟弱

既無謂愛,又何謂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