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220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同人] [盜墓筆記] 夢現 (瓶邪)

    午後,我在鋪子內堂上網,悶油瓶在躺椅上睡午覺,一切就和平常一樣。

    這時王盟突然衝進來,神色緊張地說有人找,驚惶不定的眼神在我跟悶油瓶兩個人間來回游移。

    我心說怎麼搞的這麼緊張,老子一沒欠債二沒仇家……不,雖然說我沒欠什麼會讓人上門來討,但悶油瓶可就難說了……

    轉頭看看悶油瓶,還是維持原來的姿勢在躺椅上,雖然眼睛閉著,但王盟剛剛近乎崩潰的一嗓子應該把他弄醒了。

    我罵王盟毛毛躁躁的怕人不知道你趕投胎啊?一邊要他冷靜,古董舖的夥計沒事一驚一乍的像什麼樣呢!正打算出去看是哪一殿的閰羅王上門,一道人影就跨了進來。與那人四目相接,瞬間我也傻住了。

    走進來的居然是悶油瓶!

    躺椅上的悶油瓶坐了起來,看著那個跟他一模一樣的不速之客。夾在他們中間,我瞪大眼睛來回看著兩個悶油瓶,下意識想比較出哪個是真的;而王盟已經受不了了,卻又不敢輕舉妄動,只好幾步往後退到牆邊。

    「你好,」從外面進來的「悶油瓶」對我開口:「我叫張起靈,幸會。」

    我看著「張起靈」,整個人呆住了。

    這個傢伙!這個傢伙他居然用悶油瓶那張死人一樣的臉露出了無比爽朗的笑容!

    那個瞬間我馬上判斷出這人是不知哪冒出來的西貝貨,搞不好是想裝成悶油瓶騙我什麼,沒想到正主兒跟我在一起而穿幫了,卻還想故弄玄虛。

    想到這裡,我馬上後退一大步,往悶油瓶那靠近。

    「別動!」「張起靈」伸手制止我,臉上還帶著笑意,就好像我身上有什麼髒東西,而他正打算親切地幫我弄掉。

    「你別靠近他……我說,你別靠近那邊那個『張起靈』。」「張起靈」說。

    不知道是這件事實在太怪異,還是因為他用和悶油瓶一模一樣的臉跟聲音對我說話,我居然乖乖停下腳步。

    「我是張啟山的後人……」「張起靈」說:「身為吳老狗的孫子,你應該知道我是做什麼的……」

    「吳邪,過來。」悶油瓶在我身後道,我卻發現自己突然動不了,只能全身僵硬地站在原地,看著笑容滿面的「張起靈」。

    「就算是老九門,也無法不屈服在『它』的勢力下,」「張起靈」用指尖搔著額角,感覺像在面對一件很尷尬,卻又不得不處理的事。「但我是張家未來的頭,不能有什麼閃失,所以就按照自己的形象做了幾個複製品…….」

    複製品!?聽到這三個字,我腦中像打雷一樣馬上炸開了。

    「現在事情塵埃落定,所以……」「張起靈」露出一個歉意的笑,但我覺得那更像一種憐憫──對愚蠢之人的憐憫。

    「很抱歉你的朋友已經沒有存在的價值了。」

    「張起靈」說完,另一隻手突然從後腰掏出一樣東西,我只聽到一聲悶響,下意識回頭,一些溫熱的液體就噴進了眼睛裡。

    在被那液體弄模糊而且變成紅色的視線裡,我看見悶油瓶慢慢倒了下去。

    我衝過去抱住悶油瓶,在他眉心有個小洞,正汨汨地往外冒血。血流過他變得比任何時候都蒼白的臉頰,那雙漆黑深沉的眼睛裡瞳孔放大,我甚至無法在其中看見自己的倒影。

    「小…哥……」我呆呆地叫他,就算到了這時候,我還是無法叫出「悶油瓶」這個我在心裡不知說了幾萬次的名字。

    「我很遺憾。」「張起靈」在我後面淡淡道。

    我抱著悶油瓶,感到無比茫然。如果我抱著的是「張起靈」的屍體,那麼,現在跟我說話的人是誰?

    如果跟我說話的人是「張起靈」,那麼,在我懷裡的又是誰?

    「……雖然我不認識你,但顯然你認識『我』。同樣身為九門的後代,為了補償你的損失,以後有什麼需要,可以來找我。
    沒事的話我先告辭,外面有我的人,我會讓他們進來收拾。你不用擔心,他們很專業,一定給你整理乾淨,之後你也不會有任何麻煩……」

    「老闆!」王盟驚叫。

    等我回神,自己已經抓著「張起靈」的衣領,而那個在悶油瓶眉心開了一個洞的傢伙正抵在我額頭上。「你把小哥……」我一字一句地道,後面卻什麼也說不出來。

    「別敬酒不吃吃罰酒。」「張起靈」還是面帶微笑。

    那種親切而善意的笑容,我從來沒有在悶油瓶臉上見到過。

    這個人,不是悶油瓶。
 

    猛然驚醒,我才發覺自己做了惡夢。雖然說是惡夢,心中卻仍餘悸猶存,伸手抹臉,發現臉上已被冷汗浸濕一片。

    悶油瓶在沙漠時那近乎空白,卻又茫然而徬徨的表情與夢囈一樣的語氣再度於我腦海中重現:

    『我有時候看著鏡子,常常懷疑我自己是不是真的存在,還是只是一個人的幻影。』

    那個時候我跟他說:『沒有你說得這麼誇張,你要是消失,至少我會發現。』

    就算你真的只是某個人的幻影,可是對我而言,你才是唯一的真實。









=  奔潰小劇場時間  =










早上,吳邪還是買了早點到鋪子去。
                                                                                
張起靈喝著豆漿,突然道:
                                                                                
「吳邪,我做了一個夢。」
                                                                                
「什麼?」吳邪問,心說千萬拜託不要是夢到你只是複製人,在我面前被本尊給掛了……
                                                                                
「夢到我跟你在這裡,你在上網我在睡覺,然後王盟說有人找……」
                                                                                
吳邪五指一緊,手裡的包子餡就這樣被擠了出來。                                                                                
                                                                              
                                                             
                                                                                                
「結果進來一個跟你長得一模一樣的人,說要嫁給我……」
                                                                                
                                                                                
                                                                                
「那絕對就只是個夢而已!!」吳小老闆崩潰大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