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220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同人] [盜墓筆記] 走火 (胖潘/瓶邪)



    「你小子他娘的真遇上貴人,要不是有小哥,你早折在那扶桑墓裡了,老子也不知道該拿什麼臉見你老爸。」吳三省握著他那死裡逃生的大姪子吳邪的手,像每個為晚輩擔憂的長輩那樣,完全沒了平日裡睥睨一切的氣焰。

    畢竟這吳邪可是吳家的獨苗,弄得不好他可能得直接去給吳家祖先一個交代──走黃泉路去。

    「這不是沒事了嗎,別瞎操心。」好不容易撿回一條小命的吳邪坐臥在病床上,臉色青白嘴唇乾裂,聲音粗啞得像鴨子叫。

    「你他娘還敢頂嘴啊!」吳三省絮叨著。看著床上精神萎靡的青年,潘子回想起當時的情景:

    本以為小哥的烏金古刀已經收拾掉那個皮硬得像鋼板,連子彈都打不穿的夜叉女,沒想到她身上的護陵甲居然像有意識一樣射過來,小三爺推開小哥,結果自己卻躲不過去,肩膀上結結實實挨了一下。

    這一下極其厲害,小三爺的臉馬上就青了,站也站不住,直接往後倒,要不是王胖子動作快,只怕已經在玉臺階上摔死了。

    小哥衝過去砍下夜叉女的頭,那護陵甲才不再作怪,接著又回來從胖子手裡接過小三爺,拔掉護陵甲的刺從包裡掏出不知道是什麼的烏黑藥丸餵他,動作一氣呵成,快得幾乎讓人反應不過來。

    那藥丸不知是啥做的,味道噁心得可以,站在邊上的幾個人都微微變了表情,小三爺吞不下去就要吐出來,沒想到小哥掐住小三爺下巴,把自己的嘴也湊了上去。

    不過是餵藥,有必要連嘴巴都、都用上嗎──想到這裡,潘子變了臉色,神色怪異地看著吳邪。吳邪發現潘子表情有變,視線改從吳三省身上轉向潘子,潘子覺得十分尷尬,索性低頭看地板。

    也不知道有沒有用,小三爺吞下藥後吐了一大口黑血,人似乎清醒了一點,小哥卻露出很緊張的模樣,脫了小三爺衣服在他身上四處檢查。小三爺後脖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傷到了,小哥先是用嘴去吸,吐在地上的血一樣是黑色的,然後又拿匕首割開了放血。

    好不容易毒血擠乾淨,小哥背起小三爺,提著他的刀就往外走。其他幾個人被剛才的畫面炸得下巴都掉了下來,直到這時才回神,也顧不得還有沒有漏網的明器,拿上傢伙跟在小哥後面連滾帶爬出了扶桑墓。

    風風火火到了最近的醫院,小哥的表情凝重得嚇人,對著溫吞上前的醫生道:「他受傷了,給他包紮。」

    臉上掛著厚厚眼鏡的醫生看了昏迷不醒的小三爺一眼,慢吞吞問:「他是怎麼回事?」

    小哥只說了兩個字:「快點。」臉上的表情瞬間變得有如惡鬼般怕人。

    醫生被他這凶神惡煞的模樣嚇到,急忙叫護士準備消毒包。

    三爺緊張得頭髮似乎又要多白幾根,他看著醫生給小三爺消毒縫合,交代我去辦住院,直到我提醒他,才想起幾個人身上都掛了彩。分別包紮完以後,三爺拿了幾張票子出來,讓我給小三爺辦好住院後去找住的地方,順便也叫上了胖子一起去。「潘子磕了頭,王胖子你也去好有個照應。」三爺說。

    找好住處給三爺打了電話,三爺到招待所吃飯的時候卻只有一個人,他說小哥要留下照顧小三爺。

    我覺得不大對勁,想要說什麼,三爺卻做個手勢讓我不要多說:「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不過最重要的是我大姪子的命還是撿回來了,其他……就再說吧。」說完苦笑了一下,把桌上的白酒乾了。

    潘子愈想臉色愈難看,一邊的胖子突然用手肘捅了他一下,「大潘,我想撒尿,陪我去找廁所。」

    潘子心裡正糾結,胖子又給他來這麼一下,心裡正窩火,抬起頭來罵:「操你娘的死胖子噁不噁心!一個爺們的要撒尿不會自己去!」卻見胖子對他擠眉弄眼,一下拽住他的手臂往外扯,「大潘你這沒心肝的,胖爺我昨天不也跟你去找地方睡,你跟我去撒個尿有什麼關係。」說著就把潘子拖出病房。

    胖子一路把潘子拉到走廊底的窗戶邊,從口袋裡摸出菸,敲了一根出來,也沒打算給潘子,還問他拿打火機。

    潘子直接把打火機扔在胖子那起碼有D罩杯的胸口上,胖子也不惱,自個兒點起了菸,吸了一口,「你家那天真無邪的小三爺醒來是好事,你一臉陰陽怪氣的是想觸他霉頭嗎?」

    潘子看著窗外的遠山,握緊拳頭小聲咕噥:「……兩個男人的,像什麼樣呢。」

    胖子輕佻地把煙噴在潘子臉上:「嘿,這話你倒說得挺溜,你跟在你家三爺屁股後邊轉的時候倒沒見你想過像不像樣啊。」

    胖子的話裡明顯有別的意思,潘子經不起激,轉頭對他低吼:「狗日的死胖子你什麼意思!?」

    「你聽什麼意思就什麼意思。」胖子也不看潘子,抽著煙望向窗外。

    胖子不陰不陽的樣子讓潘子火都上來了,想也沒想一拳就往胖子臉上招呼。

    沒想到這死胖子反應居然如此機警,伸手一格別開他的拳頭,接著一把抓住潘子的小臂把他按在牆上,夾在手裡的菸頭恰好戳在潘子脖子旁邊,極具威脅性的灼熱感讓這身經百戰的退伍老兵忍不住嚥了口唾沫。

    「日你娘的死胖子放開我!」顧及這裡是醫院,潘子特地壓低了音量。

    胖子直直地望著他,潘子知道這個人不簡單,卻從沒想過那雙埋在肥肉裡的小眼睛,會散發如此深沉而又尖銳的光芒。

    「哼……」胖子冷笑,剛才吸進去的菸像是冬天冰冷的吐息般自他鼻子裡噴出,沉聲道:「下次說別人像不像樣前先撒泡尿看看自己的德性。」

    說完胖子就鬆了手,連帶也把手裡的菸頭給放掉。胖子伸伸懶腰,好像什麼事也沒發生那樣哼起小曲,轉身往走廊的另一端走去。潘子愣愣看著他的背影,快到樓梯口的時候一個手裡抱著厚厚一疊病歷表的小護士走過去,胖子嘻皮笑臉說了聲,「小俏妞兒,要不和胖爺喝杯咖啡?」

    護士給了胖子一記衛生眼,胖子也不以為意,慢悠悠踱下樓梯,消失在潘子的視線範圍。

    莫明其妙!潘子轉了轉被胖子握得生疼的手臂,恨恨地一腳踹翻旁邊的垃圾桶。

    他娘的下次再讓他見到那死胖子,一定剁了他餵狗!
 
 


-----------------*





其實真要說我比較支持三潘,因為我喜歡忠犬

但是胖潘比較痛
因為中間擋著解三叔這道高牆

所以最後應該會變成潘子總受的三角 << 去死

這時候我只能說我真是無比慶幸自己喜歡的是美型BL(打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