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220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同人] [盜墓筆記] 吳邪這個人 (瓶邪)


    初夏時節,即便是人間天堂的杭州,也免不了因季風氣候的影響,上一刻還熱得像烤爐,下一刻便落起傾盆大雨。


    張起靈望著被雨聲籠罩,嘈雜不已的街頭,沒帶傘的行人紛紛走避,有帶傘的在豆大雨珠的襲擊下也都狼狽不堪。


    因為某些緣故,他現在住在吳邪店裡。吳邪把平時用來摸魚的內堂稍微整修一下,變成了張起靈的落腳處,沒事的時候,他就會幫吳邪看店。


    別誤會,他並不是吳邪的雇工,只是一種形式上表達感謝的意思,張起靈自己也很清楚,他這種不苟言笑的樣子對生意一點幫助也沒有。


    這兩天那個叫王盟,性格不太積極的店員沒來。吳老闆去買晚飯,已經去了一個半小時。張起靈想他應該是在躲雨,正考慮著要不要先把店關了,帶把傘去接他,西冷印社那古色古香的仿木雕花門便被狠狠撞開。


    全身溼透的吳邪衝了進來,嘴裡一邊不乾不淨的唸著,他把用塑料袋裹得嚴嚴實實的盒飯往櫃檯上一放,道:「他娘的這什麼見鬼的天氣!」一邊把濕髮往後撥,「你吃吧,我去沖澡。」說完臉上卻猶豫了一下。


    以前吳邪都會在店裡準備置換的乾淨衣服,不過自從張起靈住下後他就不曾在鋪子裡過夜,上次把衣服帶回去洗,卻忘了帶來。


    張起靈看出他的為難,淡淡道:「櫃子裡有乾淨衣服,還有全新的內褲。」


    吳邪表情複雜地看了他一眼,道了聲謝就進去了。


    洗個舒服的熱水澡出來,桌上卻還擺著兩個盒飯,張起靈坐在一邊,另一邊除了盒飯,還放著一杯茶。


    吳邪說不是讓你先吃嗎,飯都冷了。張起靈這才拿起筷子。


    拿起茶杯呷了一口,吳邪驚訝的發現那居然是薑茶!


    鋪子裡不開伙,最多就是用熱水泡個方便麵,他洗澡的時間不算久,張起靈哪裡搞來的薑茶實在很令他懷疑。


    吳邪偷眼去看張起靈,後者正面無表情的扒飯。想想這悶油瓶不會害他,吳邪最後決定按下多餘的好奇心,把熱騰騰的薑茶一飲而盡。


    吃飽飯,吳邪覺得有些疲倦,決定先到裡頭用個電腦,等清醒一點了再回去。張起靈在外面保養他的刀;然而到了打烊時間,吳老闆卻還是沒有出來。


    張起靈進到內堂,看見吳邪蜷著身子在躺椅上睡著了。


    他嘆口氣,把自己的薄被拿給吳邪蓋,卻被抓住了手。張起靈不動聲色想把手抽開,吳邪卻抓得更緊,還用臉去蹭。


    察覺異樣,張起靈用另一只手去摸吳邪額頭,結果他正發著低燒,應該是剛才淋雨著涼了。


    張起靈叫了幾聲,想讓吳邪到床上去睡,對方卻一點反應也沒有,只是愈蜷愈小最後縮得像只蟲子。


    張起靈僵著臉,他有點想把吳邪抽醒,但這樣實在不太人道──雖然他也從不在乎人道問題。


    隔天早晨,天高雲淡,是個適合踏青的好天氣,西冷印社內堂傳出一聲驚叫,開始了吳老闆新的一天。


    吳邪已經不記得自己是怎麼睡著的了,但是陽光照在他臉上,讓他覺得很不舒服,就把臉往被子裡埋,想要再多睡會,睡著前覺得怎麼被子在起伏,睜眼一看卻發現他居然和悶油瓶睡在一塊,那個會起伏的「被子」他娘的是那悶油瓶子的胸口!


    這個認知太過驚悚,吳邪大叫一聲想往後退,卻忘記張起靈那張單人床根本沒有多大空間,差點摔下去,還是張起靈攬住他肩膀才勉強留在床上。


    吳邪一下子坐起來,卻感到一陣頭暈眼花,這時張起靈也睜開眼睛,淡定的雙眼幽幽望著他。


    「這是怎麼回事!?」吳邪幾乎是一字一句的從牙關裡把話迸出來。


    過去悶油瓶曾在扶桑墓裡抱著他睡過一晚,不過這件事直到現在還是個秘密,反正丟臉的不是他,也就算了;但是今天這件事要是傳出去,他還有什麼臉跟人家混?更別說以後要怎麼面對這個悶油瓶子!?


    給吳邪緊緊挨著,一晚沒睡好的張起靈翻個身,用一貫的簡潔回答說明一切:「你發燒,睡昏了。」


    吳邪張口結舌地說不出話;望著他因為發燒潮紅而看不出青白,卻明顯陰晴不定的神色,張起靈覺得還挺有趣的。


    他俐落地起身,把床留給內心不知糾結到哪個星球去的小古董舖老闆,將自己打理整齊後便去買早點。


    早點是熱騰騰的豆漿,大餅跟甜米粥,粥還是特地給吳邪買的。至於大餅跟豆漿,因為吳邪喜歡吃,每天早上幾乎都是帶一樣的東西到店裡給他,張起靈自然而然就買了。


    兩人對坐,吳邪看起來已經恢復鎮定,默默地吃著早飯;張起靈掰下一塊餅,撕碎了扔在地上。


    吳邪心說悶油瓶在發什麼神經,低頭看去,卻見一隻花貓不知從哪溜進來,正來回蹭著張起靈褲腳,喉頭呼嚕有聲。


    「那來的野貓?」吳邪問,表情不是很高興,卻也沒說什麼。


    「跟我進來的。」張起靈答,同時回想起遇見這花貓時的情景:


    一天他拿著垃圾從後門出去倒,牆頭上一隻小花貓對著他喵喵叫,張起靈看了一會,就拿盒飯裡的剩飯給牠吃。


    花貓歡快的吃完,就去磨他褲腳,卻在張起靈伸手要去摸的時候躲開了。


    在那之後,張起靈偶爾會給牠東西吃,或者看看花貓在做什麼,一段時間下來竟也看出了一點心得。


    「看不出你喜歡小動物。」吳邪捧著碗,表情不可置信到像是聽見貓開口跟他道早上好──不,或許貓跟他道早上好他都不會這麼驚訝。


    「不喜歡。」花貓吃完餅,放肆地跳到桌上,張起靈便把牠趕了出去。


    吳邪一臉懷疑,不過他並沒有多問。


    張起靈喝著杯裡剩下的豆漿,餘光看著津津有味喝粥的吳邪。


    他會對那花貓好,是因為那花貓看著有些小聰明,實際上卻很單純;模樣軟綿綿的,骨子裡卻很強;很多時候明明心裡不踏實,卻又裝出鎮定的模樣;動不動就闖禍,性格卻很神經質;其實很想親近他,他一接近卻又躲開了。


    就像是吳邪一樣。


    對了,那貓總是喵喵叫個沒完。


    就連這點都很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