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220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盜筆同人本 [結] 18N番外《醋瓶》試閱

-*一定是碎嘴病重度發作才會爆字數分隔線*-





    一日午後,我正要瞌睡,三叔來電話說傍晚請我去鳳鳴閣吃飯。
 
    招待員帶我進了包廂,包廂不大,臨窗的八仙桌只剩一個位子,除了三叔和潘子,胖子的大臉正對著我笑,另外還有個人背對著我。我心裡跳了一下,那人回頭看我,正是那個不告而別,挨千刀的悶油瓶子。
    當下我只想揪著他的領子,問他連個字條也不留就走是什麼意思?老子又不問他拿房租,也不要他請吃飯,說聲再見會要你命不成!? 

-*-*-

    我承認我不安好心,本以為是頓天上掉下來的好飯,沒想到居然是三叔安排的鴻門宴,菜再好我心裡還是鬱悶,非得找個地方發洩不可,所以我決定灌醉悶油瓶,看這硬梆梆木頭一樣的傢伙喝醉了會是什麼德性。

-*-*- 

    我眼睛有點花,用力眨了眨一看不對,這招待員雖然後腦紮著個包頭,但那小臉蛋,不正是阿寧那婆娘嗎!? 

    話沒說完就被悶油瓶扣住手腕,一陣劇痛傳來,我腦門上的筋蹦得老高,他把我的手從阿寧身上扯下來,另一手拉起胖子,我只聽他淡淡道:「他喝醉,認錯人了。」就把我們兩個給拖出門口。

-*-*-

    我抹抹臉,感覺清醒了些,便對悶油瓶說時間不早,讓他在我這裡將就一晚。說完準備去沖澡,卻兩腳發軟,差點摔在悶油瓶身上。

-*-*- 

    眼下的情況讓我不太清醒的腦袋疲於應付,我聽見自己用一種厭煩的聲音說:「架上有毛巾,衣服脫下先擦擦……我很快洗完,給你拿衣服。」說完又開始發暈,我一低頭,頭髮裡的水便流進眼睛裡,我拿手去揉,卻感覺一個冷冰冰又濕漉漉的東西抱住了我。是悶油瓶。

-*-*-

    我有些被惹惱,很嗆地回了句不關你事,沒想到悶油瓶接下來做了一件事,讓我明白他之所以一直叨唸,應該單純只是因為喝醉了。

    在我嗆了悶油瓶以後,他突然含住我的嘴唇。

-*-*-

    我無言,察覺在這個話題上我們只是在不停兜圈子,只能嘆氣,「我說過了……」話沒說完,悶油瓶又是一下,恰恰咬在我胸口。
    這一下讓我整個血往頭上衝,猛地推了他一把,索性破罐子破摔,罵道:「你他媽夠了沒有,這事兒就是這樣,不然你咬死我啊!」

-*-*-

    我開始叫他,一聲一聲的叫他小哥、叫他張起靈,只有在這個時刻,我才不需要害怕,會不會一個不留神,這個人就突然憑空消失了。
    最後我只聽到悶油瓶低低喊了聲吳邪,接著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

    悶油瓶打斷我,「你醉了。」

    我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只感覺一陣天旋地轉,耳朵裡聽見大門關上的聲音,知道悶油瓶走了,揮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連句再見都沒留下。





 
-*節錄真難,要挑重點又要保留驚喜(?)分隔線*-





已經完成的部分都編輯好了,現在只剩這篇的定稿就能夠正式估價...才怪

雜談跟版權沙小的我還沒弄(腦漿塗地)

而且我一直在蠢蠢欲動想拐騙雷大(下略) ← 說出來了

......................明明最核心的部分已經完成了我現在卻很想撞牆...¿Por qué ? ← 這人抓狂了不要理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